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丹武独尊 > 第027章:你不懂丹道

第027章:你不懂丹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声滚,整个房间动摇起来,数根擎天巨柱都是纷纷龟裂起来。
  整个大厅之中,无数的强者都是抬起头来,看向了秦焱。一双双讥讽与轻蔑的目光,齐刷刷射在后者消瘦的身躯之上。所有人的冷漠,以及那高踞首座的堂哥,居高临下肆意的践踏,与此刻汇聚成一副人生百态。
  就连江书恒都感觉有些不妥了。就在他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却不料秦焱冷冷一笑,缓步走到了江书恒的身前,一双锐利如刀的目光,扫过在场每一个人,最终落在了秦玄朗的身上。
  “你们这群坐井观天的蝼蚁,又怎知天之浩瀚。一个个这么一大把年纪,才踏入区区八品炼药师,就觉得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却不知道,在我辈大能眼中,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秦焱轻笑,锐利如刀的目光,直射那位高高在上的堂哥:“堂哥,你这个所有人眼中无敌天下的少年英豪,堂堂剑灵老祖的亲传弟子,未来的羲皇帝国炼药师联盟的盟主,从小到大,还不是一次次被我比下?所有的秦家长辈,最疼爱的还不是你的堂弟——我。”
  秦焱最清楚,秦玄朗的软肋在哪里。
  别看秦玄朗一向眼高于顶,似乎众生在他眼中都是蝼蚁。
  可谁又明白,一直将这些毫无隐蔽显露在外的他,却是一个骨子里很自卑的孩子。俗语说,越是缺少什么,便越会炫耀什么。
  秦焱的堂哥——秦玄朗便是这样的人。
  攻敌攻心,既然秦玄朗选择与秦焱站在对立面。
  既然秦玄朗要把秦焱逐出这里。
  那么,也就别怪秦焱不客气。秦焱虽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但也绝对不是一个烂好人。秦玄朗走了之后,他的母亲,秦焱的叔母一病不起。若非叔父度尽元气,叔母早已驾鹤西去。
  便是如此,叔母每次想起秦玄朗,都还是心疼。
  这样的母亲,这样的父亲,秦玄朗又怎么能这般无情无义?秦焱叹了口气,之所以小时候叔父叔母一直看好秦焱,冷落秦玄朗,根本就是在磨练他的意志。谁都知道,秦焱天赋不好,在这个武道至上的世界里,天赋不行便是废人。
  为了让秦焱不会从小就在冷眼中沉.沦,再也起不来。包括叔父叔母之内,秦家一脉所有人对秦焱都很好,都把他当做亲生儿子对待。而秦玄朗天赋异禀,早早便是有了成功的迹象。
  叔父叔母自然便是很放心的让他自己摸索。谁知道,最终酿成大祸。
  今日,秦焱便是要为叔父叔母狠狠地出一口恶气。
  “长辈看中?一次次比下?秦焱,你都多大了?还沉浸在长辈的关怀之中。”秦玄朗眼底的鄙夷,丝毫也不隐晦。站起身来,他几步便是来到了秦焱的面前,秦玄朗比秦焱高出一头,再加上那一身壮硕的肌肉,更是与秦焱那瘦胳膊瘦腿有着鲜明的对比。
  “长辈们的关怀重不重要,我想堂哥更清楚吧?”秦焱目光直视着秦玄朗,不卑不亢。似乎根本不害怕。
  “那好,你我终究亲戚一场。今日我给你一个机会,但如果你抓不住,就给我趁早滚蛋。这里一十三位炼药师联盟高手见证,也算给足你面子。”秦玄朗踏入炼药师联盟后,卯足劲修行,为的不就是在所有人面前证明,他比那个废物强吗?
  现在,这个废物就在自己的面前,他更是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
  “好,既然给我机会,那我当然不会不给面子。说吧,怎么个机会法?”秦焱对这个堂哥再清楚不过,秦玄朗是个瑕疵必报之辈,为了这一天不知等了多久。他拜入的是玉兰帝国西边,羲皇帝国的炼药师联盟。
  为的便是能够摆脱秦家的耳目,专心修行。
  并且,前世秦焱一直到离开修真星,都没有见到秦玄朗。显然,便是因为这位堂哥在修行途中遇到了什么事情。
  秦焱目光微微一闪,便是想通了其中玄奥。
  想必,前世秦玄朗便是在修行数年,登顶羲皇帝国炼药师联盟之后。回到玉兰帝国,准备借给剑灵老祖炼药之事,打算名扬万里,然后光宗耀祖般的回到秦家。
  可惜,那位剑灵老祖最终还是遗憾陨落。
  此事并没有成功,以秦玄朗的个性,自然便是心灰意冷之下,不知去了哪里。所以,便是秦焱获得混沌剑丸,一飞冲天,离开修真星那日也终究没有再与他见面。
  这一世,两人终于相遇,这场跨越了两世的对决也终于可以拉开序幕。
  “我们比试三场,你只要赢一场,我便输。”秦玄朗背负双手,居高临下的说道。
  “不,堂哥你我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戚,这样不好。”却不料,在听到这句话后,整个大厅之中,众人齐齐眼前一亮的瞬间,秦焱摇了摇头,似是畏惧般的说道。
  “呵呵,看看玄朗,再看看这秦焱,同样是秦家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废话,也不看看玄朗到底有多厉害。十八岁的剑者,十八岁的半步七品炼药师。试问天下,还有哪个年轻才俊,可与玄朗一战?”
  “本就是如此,莫说是这秦焱,便是在座的我们,又有谁能是玄朗的对手?”
  “羲皇帝国炼药师联盟剑灵老祖的亲传弟子,只是这一个招牌,就足以睥睨一方,傲立年轻之辈巅.峰了。”
  众人正在激烈议论,对秦焱颇有微词,连江书恒都有些侧目之时。秦焱的后半句话才终于缓缓落下:“这样吧,我输一场算你赢,如何?你毕竟是我兄长,做小弟的自然还是要让一让兄长。你们说,对不对?”
  话音落下,秦焱戏谑的目光扫过在场众人,恍若无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