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鉴宝黄金手 > 第1487章 专业人士

第1487章 专业人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个坚决要送,一个坚决不收。
  
      仿佛那一套石涛的山水册页不是什么价值数百万的极品古画,而是一个烫手的山芋甚至即将爆炸的炸弹。
  
      徐景行当然不肯收那么贵重的物件,因为老连家现在真没多少钱,送出这么一件价值数百万之多的极品古画,相当于从身上割肉,而且是一大块肉的那种。
  
      虽说他真的收下也可以收的心安理得。
  
      但他帮连云海治病疗伤延长寿命又不是为了钱?
  
      何况要说恩情,连老爷子对他以及他父母的恩情岂不是更大?那又该怎么计算?
  
      真要收下这么一套贵重的山水册页,那他跟老连家之前积攒下来的情分可就要被削弱不少。
  
      如果他缺钱,用情分换这么一套古画倒也可以理解,甚至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问题是他不缺钱啊。
  
      他就是想好好观摩观摩顺带着吸点灵气而已,毕竟石涛的画并不算多见,成套的山水册页更少,就算是他也会觉得很稀罕。
  
      相互推让了一会儿,连潮平还是没能拗过徐景行。
  
      这山水册页也就没能送出来。
  
      因此连潮平感觉挺不好意思的,“那老弟你有事儿可一定要记得喊我啊,我在首都这块虽然混的不咋地,可认识的乱七八糟的人却很是不少,嘿嘿。”
  
      “你要这么说,我还真就有事儿想让你帮忙。”
  
      “尽管说,”连潮平拍着胸口好豪气干云的说道。
  
      “帮忙留意一下石头类雕件,我最近对这种玩意儿挺感兴趣。”
  
      “这个简单,包在我身上了。”
  
      寒暄一阵,连潮平带着连月婷离开。
  
      徐景行则吩咐郑思瑾,“这几天来客人你给招待一下,就别打扰我了,问就是在闭关。”
  
      当然,他说的闭关,其实就是躲避一些没必要的骚扰而已。
  
      他现在虽然刚刚成名,热度还比不上那些成名已久的大师级人物,但已经有不少闲人上门求字求画甚至求雕件,现在又多了一项可以求的——打火机。
  
      连连潮平那样的人都大半夜的来抢,其他人自然也不会示弱。
  
      所以在得到连潮平的提示之后,他才再次“闭关”。
  
      当然,直播还是要直播的,不过是断断续续的,而他本人却一直在工作间里制作他的金银错版打火机。
  
      这玩意儿既然这么受欢迎,那么多做几只肯定不会亏本,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
  
      至于具体要做多少,他也没个计划,做到哪儿算哪儿,反正就做这么一批,短时间内肯定没空做第二批。
  
      他这边安静了,郑思瑾这个贴身助力以及李若兰这个首都店店长却忙的不可开交,主要是应付他那大批的粉丝以及老顾客,几乎全是冲着他的打火机来的,甚至有土豪喊出了五十万一个的天价。
  
      几百万几千万的极品玉器一般人玩不起,而且也不可能想消耗品那样天天买。
  
      但打火机这样的小物件,就算贵一点,也多的是人掏得起这个钱,也愿意掏这个钱,毕竟是他亲手制作的,而且使用了错金银这种技术含量比较高的工艺,买下来绝对不亏。
  
      不过郑思瑾和李若兰的口风都很紧,一点也不给那些人幻想的机会,直接告诉众人这些打火机全是非卖品,只会以赠品或者礼品的形式出现,其他信息统统无可奉告。
  
      然而越是如此,土豪们越是想要,尤其是手工店里的老顾客,就差直接甩钱到李若兰面前了,有两个更是天天在店里缠着李若兰打听这事儿。
  
      徐景行是真没想到区区一个打火机竟然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莫非,某些顾客有打火机情结?
  
      徐景行上网搜了搜,别说,还真发现这么一个群体,很多男人不喜欢玩别的东西,就喜欢玩打火机,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打火机,甚至有人把打火机称之为男人的某种特效药,这个群体的体量还不小呢。
  
      这个发现让他的闭关时间又延长了好几天,就为了多做几套打火机。
  
      既然有市场,那么多做几个肯定没错。
  
      虽然没打算直接卖掉换钱,但当做噱头和添头也是不错的。
  
      只是做这玩意儿确实费劲儿,一个礼拜时间才完成三十五个,算下来一天才做五个,这效率对普通人来说已经很高很高了,但对他来说真的有点慢。
  
      可没办法,谁让他全都用了金银错工艺来着,这工艺本就是个精细活儿,要的就是慢工出细活儿的琢磨劲儿。
  
      何况他还要做设计图,还得熔炼金银、剪切金银丝。
  
      反正挺麻烦,挺费时间。
  
      完成最后一个之后,他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对一旁已经开始学着做雕刻的李翎玉道“以后再也不做这玩意儿了,太费事。”
  
      李翎玉羡慕道“师父,你说你咋就这么能呢?什么手艺都会,连金银错这么高大上的手艺都能信手拈来,我要是会这门手艺,早就赚大钱去了,您倒好,还嫌这手艺费事儿,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哈哈,想学不?”
  
      “想。”
  
      “那你就慢慢想吧。”
  
      “……师父你,”李翎玉气的扭过头去不再理会这个贱兮兮的师父。
  
      徐景行心情大好,看到徒弟这模样,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之后才道“其实这手艺也没什么难的,或者说天下古今中外这些手工艺其实全都是唯手熟尔的活儿,多练多做就一定会有进步,但纯粹的手艺人进步再快手艺再精也只是工匠,想成为艺术家,工艺美术才是根本,根本强壮之后,做什么手艺都比工匠们高一个档次,所以千万不要把我给你布置的作业落下。”
  
      “知道啦,师父父,”李翎玉娇嗔着卖了个萌,然后道“师父,我姐说那事儿有眉目了,让我问问你啥时候有空。”
  
      “你姐咋不直接给我打电话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