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鉴宝黄金手 > 第1374章 一叶障目

第1374章 一叶障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景行能有什么打算?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说的再直接点,其实这事儿就取决于徐家人的态度,如果跟去年他那个三叔去他家时一个态度,那么他绝对不会跟徐家人有哪怕一句废话,各走各的谁也别影响谁,就当世界上没有这么一家人好了,反正他和他妹妹现在过的挺好。
  
      如果那边的态度好一点,再把当年的事情老老实实的讲出来,那还有的交流。
  
      徐景行把自己的态度简单讲了一下。
  
      连云海点点头道:“这样就好,省的我这个和事老里外不是人,”说到这里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笑问:“今天能赚多少?十个亿?”
  
      徐景行嘿嘿一笑:“不知道呢,得看情况,毕竟还没开卖呢。”
  
      “你小子还想糊弄我,当我是聋子啊?我天天不出门都知道你做的玉件快被人抢疯了,有钱没钱的都在凑钱,就等着你这个小店开业呢。”
  
      “嘿嘿嘿,真没那么夸张,是有人下了订单,不过都是一锤子买卖,而且能不能成交也是两说呢。”
  
      “跟我都不说实话,欠揍了是吧,”连云海作势要用拐杖抽他,不过很快就笑了起来,“这么多年没佩服过谁,除了你小子,要是搁在几百年前,估计就没陆子冈什么事儿了。”
  
      “这个么,”徐景行想了想,摇摇头道:“没见过真正的子冈牌,所以不敢直接比较,不过想来陆子冈能有那么大的名气,实力应该不比我差才对。”
  
      “你可别妄自菲薄,我以前见过一只子冈牌,感觉也就普普通通,做工和创意都不如你,真的,而且我说的还只是你的普通牌子,而不是那些比较特别的。”
  
      “真的假的?”
  
      “我还能骗你?”
  
      “我怎么感觉有点心虚,那可是陆子冈啊,”徐景行虽然挺开心,可还是有点不相信陆子冈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玉雕师。没办法,陆子冈的名气太大了,是玉雕领域内的一座丰碑,以至于行业内有“子冈牌”“子冈玉”这样的说法,形成了一个独有的品牌。
  
      徐景行第一次听到“子冈玉”这种说法的时候,还以为子纲是玉石的品种呢,跟和田玉差不多。
  
      后来才知道原来子冈玉是指陆子冈雕刻的玉件。
  
      这样的成就,别说在玉雕领域,就算在其他手工艺领域内都是首屈一指的存在。以至于在陆子冈之后,有太多太多的玉雕师专门模仿陆子冈的作品,结果到了现在,仿制的子冈玉多如牛毛,反而是真正的子冈玉难得一见。
  
      所以徐景行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大名鼎鼎的玉雕师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玉雕师。
  
      可连云海也不是那种会信口开河的人,既然敢说这种话,说明之前见到的那只子冈牌确实是一枚普普通通的牌子。
  
      或许,老爷子见到的只是众多子冈玉中最普通的一件?
  
      嗯,应该是这样。
  
      连云海似乎是猜出了他的想法,笑道:“或许是我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你要是有机会可以找几件子冈玉观摩观摩对比对比。”
  
      “这年头儿真正的子冈玉可不好找,偶尔有那么一两件出现在市场上,价格也高的吓人。”
  
      “对你来说,钱还是问题?”
  
      “……瞧您说的,我又不是世界首富什么的,钱怎么就不是问题了,现在还欠着娜娜好几百万呢。”
  
      “你这是炫耀吧,一定是在炫耀,娜娜才多点大就能赚那么多钱,跟娜娜一比,婷婷简直就是个小米虫。”
  
      “嘿嘿,要是让婷婷知道您这么说她,一定会剥夺您出来溜腿的机会。”
  
      “你不说她能知道?”
  
      “合着您这是吃定我了呗。”
  
      “君子可欺之以方。”
  
      “您见过我这么花心的君子?”
  
      “除了花心一些,其他方面都很君子。”
  
      “……老先生,忽然发现您今天话特多,而且特甜,很反常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您在打什么主意?”
  
      连云海老脸微红,有点难为情的嘿嘿一笑,“那个,这不是听人说你还能看面相看风水么?给我瞅瞅呗。”
  
      徐景行咧了咧嘴角,“您也信这个啊?”
  
      “不信不行啊,事实在这儿摆着呢。”
  
      “那我就给您说说?”
  
      “说吧,我听着呢。”
  
      “咳咳,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您家的风水到底如何,您自个儿能不清楚?虽然跟我这边没得比,但跟寻常人家一比,您那边已经是上好的宜居之家了,”徐景行可不是在忽悠老爷子,相反,说的都是大实话,连家的大院子确实算得上是一块风水宝地,地理位置那不用多说,院子里的装饰摆设也都无可挑剔。
  
      要知道,连云海本身是一个非常高明的古建筑研究学者,是梁先生的高徒,对古建筑和家居方面的了解在国内是名列前茅的存在,自己住的地方当然要好好捯饬一番。
  
      而古典建筑中的很多格式,本身就糅合了很多流派的风水学说理论,所以哪怕只是中规中矩的仿古建筑,在风水方面也不会差,根本不用多此一举的再找风水先生进行调整什么的。
  
      所以徐景行这么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连云海却半信半疑的瞅了他一眼:“怎么感觉你这小子在糊弄我呢?”
  
      “天地良心,我糊弄谁也不敢糊弄您呐,我说的句句属实,您家的风水真的很不错,要是有问题,我早就提出来了,怎么可能瞒着不说?”
  
      “那可不可以调整的更好一些?”
  
      “可以,”徐景行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但在目前的基础上进行调整只能小打小闹,要是想弄得跟我这边一样好,那就得推倒重建,实在不想推倒重建,也得大刀阔斧的进行修理。”
  
      “需要多少钱?”
  
      “……推倒重建?”
  
      “嗯。”
  
      “我那边从头到尾总共花了小一个亿,您这边的院子要稍微小一些,用料再省点的话,有五千万就差不多了。”
  
      “你什么时候有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