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鉴宝黄金手 > 第1188章 韩信画兵

第1188章 韩信画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要知道,他使用的玉石都是上好的羊脂玉,就这么一根素面的羊脂玉手镯,没有个大几百万都拿不下来的。
  
  当然,也就是他的家底儿丰厚,而且开了外挂,在首都的那些天里以相对廉价的价格买了几块羊脂玉料,如果真要明码标价的购买这种品质的羊脂玉,他得把四合院抵押出去才能买得起,要知道,拳头大小的羊脂玉料子和能挖一根手镯的羊脂玉料子,在现在的市场上都是有价无市的存在,很多时候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得到。
  
  所以也就只有他才敢这么玩,换个人,让他用这个品级的羊脂玉做试验,敢不敢下刀都是两码事儿。
  
  但就算是他,也要先勾勒出自己满意的设计图才敢下刀,不然的话他徐景行什么时候用得着画草图了?不都是在脑子里想好之后直接动刀的吗?
  
  当然,草图这东西在脑子里和画在纸上其实没多大区别,无非是画在纸上更直观一些而已,也更方便修改调整。虽说思维的变化更为迅捷,但也正因如此才更不好把控,因为人类想要百分百的控制自己的思维,实在是太难了,就跟流行的观想法一样,说起来简单,但真要在脑海中观想出一个具体的形象,不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锻炼是万万做不到的。
  
  所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就连徐景行也要先在草纸上画好草图才肯动刀。
  
  琢磨了大半个小时之后,徐景行总算有了令他满意的方案。
  
  这个方案就是在手镯的表面勾勒一支梅花,为了能够在宽度不到一厘米的手镯外表面上呈现出一支够的上水准的梅花,他真的差点绞尽脑汁,为此,他综合了大量的美术理论,尤其是传统美术理论中的虚实理论别被他使用的淋漓尽致。
  
  具体效果怎么说呢,有点类似于“韩信画兵挂帅”的故事,传说刘邦想为难韩信,给韩信一张纸,说你能画出多少兵我就给你多少兵让你带领,韩信呢,很聪明,画了一座城门楼,城门大开,只有一人一骑冲出城门,但是那个骑士手里却抓着一支“帅”字旗,然后刘邦无奈,只能让韩信当了大元帅。
  
  这个事故的真伪那没办法考证,而且多半是后人编造的。
  
  但是这个小故事展现出来的原理却深得美术的布局精髓,对虚实与焦点的使用可以说是出神入化,有大片大片的留白,将焦点由远及近的从大片空白、城、城门楼、城门、骑士等背景逐渐聚焦到“帅字旗”上,使得一杆小小的旗子成为整幅画的焦点和画龙点睛之笔。
  
  如果这个故事是真的,那么韩信也许还是个画坛高手呢。
  
  而徐景行使用的手法也是如此,因为他面临的局面跟故事中的韩信差不多,韩信要在一张纸上画出千军万马,而他则是打算在手镯的外表面上画出一树的梅花。
  
  这么一比较,他这个任务的难度反而更高一些,因为手镯的外表面尺寸更小,而且形状是细长细长的长条形,可供发挥的余地更窄。
  
  如果故事中的刘邦给韩信的画纸是一张宽不到一厘米、长不过二十厘米的小纸条,估计韩兵仙也要抓瞎。
  
  但徐景行毕竟是徐景行,想象力还是很丰富的,他在那么一条小纸条上勾勒了一支梅花的枝干,是的,只有枝干,但是从那枝干上延伸出去的细枝儿以及枝干上遒劲的树结都能认出这是一支梅花的枝干,这枝干的长度占据了小纸条的六七成左右,由粗到细共十三公分长。
  
  而在这十三厘米的枝干上却向外伸展出了五根分枝,只是五根分枝刚刚探出一个头就没了,因为画纸只有不到一厘米而宽度,根本容不下更多的内容。
  
  所以,徐景行将这五枝梅花做了虚化处理,让它们从本应该存在的实物变成想象,通过巧妙的笔法使得人们能觉察到它们的存在却又看不到它们的存在,就像“韩信画兵”那个故事,图上只有一人一骑,但通过那支帅旗,人们可以想象得到城门后边那气势磅礴的千军万马。
  
  同样,徐景行这幅画上看不到那五枝梅花,但是他却将焦点分散到五根分枝上,虽然分枝只有短短的一小节,但是他却将这一小节的枝桠刻画的非常逼真,并且通过对主干的调整,将观众的注意力自然而然的集中到只有短短一截的枝桠上。
  
  这并不难,甚至可以说是每个美术从业者的基本功。
  
  难点在于焦点是分散的,不是一个,而是五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