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 第1836章 满脸都写着嫉妒的时胤

第1836章 满脸都写着嫉妒的时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专业是我的爱好,事业是本命。”
  温静声音很轻,“本命”两个字,说的几近温柔。
  整个演播室里,有停歇几秒的寂静。
  主持人很快反应过来,笑着打趣,“看来,我们的小温静,还是个敬职敬业的小迷妹啊。”
  温静脸颊秀红,狡黠道:“我想,今天在座的所有女孩子,心里应该都有一个想要一直守护的白月光呀。”
  每个女生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公主。
  只不过,她心中的白马王子,是个她往而不得,只能远观的而已。
  但是,她会努力的,努力靠近他一点,再靠近一点。
  她知道那个人,高不可攀,也从没有过其他的想法,只是想安静的守护心里的那份欢喜。
  温静脸上带着少女青涩的笑,明明还是个刚出校园的女孩,那一笑,却让人感受到她浓烈的情绪,心情不由自主的跟着激动,沸腾。
  就连主持人也怔住。
  他们这虽然脱口秀节目,但是目前国内最火的一档明星类的节目。
  每期节目都会邀请时下最热门的明星,演播室里的观众自然都是清一色的追星族。
  温静的这番话,跟那些人形成强烈的共鸣。
  再次安静片刻的演播室里,想起如雷鸣般的掌声。
  时胤皱着眉盯着屏幕上那张笑的灿烂的脸。
  原来这女人进娱乐圈,竟然是奔着追星来的。
  时胤“嗤”笑一声,“啪”的一声,略带愤怒的将电脑合上。
  “幼稚!”
  时胤腹诽。
  还白月光,黑月光还差不多。
  就她那智商,还敢收墙头,收了也是交智商税。
  被她粉的那人,肯定又黑又丑,身材五五分,一辈子都爆不了,见天糊。
  时先生完全不知道,他现在满脸写满了——大写加粗的嫉妒加不开心!
  他抓起杯子,猛灌了一口水,平复下狂躁的情绪。
  那视频是温静做经纪人半年后的视频,距离现在已经两年多了。
  要是那女人粉的是个一夜爆红的小鲜肉,说不定这两年早就糊了。
  但要是,颜值实力都很能打的小鲜肉,又不作死的话……
  推算时间,正好是那小鲜肉事业上升期。
  也就是说糊是不可能糊的,反而还会大爆!
  要是真爆了,那女人现在岂不是还在继续粉?!
  甚至,比以前还疯狂。
  现在又是圈内有名的经纪人,也许以后脑子一热,辞职跑去给她那个不知道长什么样的丑八怪白月光去做经纪人,开辟事业也说不定。
  想到会有那种事发生,时胤脸都黑了。
  立刻拨通了他最近频繁“宠幸”的某个号码。
  作为最近频繁被骚扰的赫连少爷,洗完澡,正准备拎着奶霸天睡觉。
  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眉毛及不可查的抽了抽,直接选择无视。
  对方在锲而不舍的打了五次未果之后,手机终于安静了。
  赫连渊看了眼时间,晚上十一点钟。
  “自己睡。”说完将奶霸天塞进猫窝,径直去了衣帽间,换了衣服下楼。
  半小时后。
  别墅外由远而近传来一阵机车轰鸣声。
  一分钟后。
  “哐当”一声,别墅的门被推开。
  赫连渊矜贵的端着咖啡,坐在沙发上,似乎等候已久。
  时胤黑着一张脸冲进来,“打你电话怎么不接。”
  赫连渊:“我又不是你的24小时在线助理。”
  时胤噎了一噎,直接动手拉着人就往外走。
  赫连渊快速的躲开他的手,跟着站起来,“我可是有家室的人,别动手动脚,就算是兄弟也不行,被落儿看到了,我跳进黄河洗不清。”
  时胤嘴角抽了抽,深深吸了口气道:“你放心,老子对你没兴趣!”
  赫连渊:“噢,那你大半夜的跑我家来做什么?”
  他意味深长的瞥了时胤一眼悠悠说道:“你难道不知道,现在这个时间,对于有家室尤其是对于我来说,是很愁‘良宵苦短’。这时候来打扰我,兄弟,你不仗义啊。”
  良宵苦短?!
  时胤被狠狠虐到了。
  时胤额头青筋凸凸直跳,第一次有种“老男人”且在遇到温静之前还是“老处a男”的尴尬。
  这小子比他还要小7,8岁,现在不禁比他先有了老婆不说。
  还比他先开荤!
  这种浓浓的被鄙视的感觉,真他妈糟糕!
  他不禁开始反思,过去的27年,他都在干吗……
  老婆老婆没有,恋人恋人没有,甚至身边连个异性都没有。
  身边的助理,工作人员,清一色的同性……
  时胤忽然后背一凉,想一想,忽然觉得有点可怕。
  这要不是他自己知道自己没问题,恐怕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某方面的嗜好。
  “颜落儿睡了?”时胤努力压下心中的烦躁。
  赫连渊:“睡了,走吧,有什么事出去说,不要打扰我老婆睡觉,她明天还要工作。不像你,社会闲散人士,混吃等死,连个女人都追不上,简直废物。”
  时胤:“……”
  ——
  时胤直接带着赫连渊回了静园。
  这个时间,别墅的佣人还没休息。
  见赫连渊来,立刻给上了茶。
  时胤:“去做点宵夜。”
  佣人怔了一下,少爷很注重养生,可是从来不吃宵夜的。
  虽然疑惑,还是利索的进了厨房去做宵夜。
  赫连渊:“这次找我来,又是那事?”
  时胤拉冰箱门的手顿了一下,拉开冰箱门,随手取了罐啤酒,“叱”的一声打开,仰头灌了一口。
  “……我又发现了新的情况。”
  他又拿了几罐啤酒,伸脚踢上冰箱门,将啤酒放在桌上。
  赫连渊并没动手开啤酒的意思,给他个眼神示意他继续说。
  时胤攥着易拉罐愤愤道:“那女人进娱乐圈的目的不纯!”
  赫连渊连眼神都懒得给他,慵懒的往沙发上一靠,翘起二郎腿,“那你觉得,进那个圈子的有几个是不带目的的?”
  时胤噎了一下,“反正她就是别有所图。”
  赫连渊捏了捏眉心,“你要是就想跟我说这个,那我知道了,我困了,回去睡了。”
  “别啊!”时胤急了,“我这不是还没开始说吗!”
  赫连渊又坐回去,“如果让你去做导演拍戏,开剧就是又长又臭又没有任何作用,属于强行摁着观众喂shi,能让你糊的捶穿大地你信不信?”
  时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