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 第1832章 甜宠楚大少! 四合一

第1832章 甜宠楚大少! 四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楚寒退出聊天窗口,进了群聊界面,找到楚云卿发的那张绿毛怪小傻子照片,点击保存。
  
      盯着那张照片看了许久。
  
      除了那膈应人的发色,一切都还好。
  
      楚寒再三思索,默默将那张照片设置成了锁屏图。
  
      等他再回到微信时,发现微信已经那个小傻子给炸了。
  
      帮凶还有楚云卿。
  
      就设置个屏保的功夫,微信消息蹦出了一百条。
  
      楚寒刚点开南慕谦的聊天框,房间的门就被推开。
  
      “楚少,时间到了。”
  
      楚寒柔和的表情立刻敛起:“我知道了,再给我一分钟时间。”
  
      那人一脸为难:“楚少,刚才您就已经要求加了十分钟了……这……”
  
      楚寒:“上面如果为难你,让他们直接来找我。”
  
      他都这么说了,那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就一分钟!”
  
      楚寒没理,只是快速打开了跟南慕谦的聊天框。
  
      只看那些文字,楚寒都能想到屏幕对面,那小傻子气到跳脚的生动表情。
  
      楚寒唇角微微勾出一道弧度。
  
      他的回复刚打出来,发送键还没按。
  
      立刻又弹出一条信息。
  
      谦谦君子:阿西!
  
      谦谦君子:人呢!
  
      谦谦君子:死男人,你给小爷出来,现在,立刻,马上,不然以后别想小爷再回你消息!
  
      谦谦君子:大锤锤锤死你.jpg
  
      楚寒连忙将输入框里的文字删掉,秒回一句:来了!
  
      谦谦君子:……
  
      气愤突然变得尴尬。
  
      楚寒:这边喊我了,我要下线了。
  
      前一秒还抓狂跳脚的人,现在异常乖巧。
  
      谦谦君子:噢。
  
      楚寒:头发染回来,绿色是什么样子,想绿谁?
  
      他本来是想打——想绿我。
  
      临时又把“我”给变成了“谁”。
  
      刚才只是一句想他,人就差点崩溃。
  
      他要是这句发出去,估计那边会疯。
  
      楚寒顶着南慕谦的头像,无奈摇头笑了笑。
  
      谦谦君子:……我凭什么听你的,我就喜欢这个色,我就要染,有本事你过来摁着我的脑袋给我染回去啊。
  
      南慕谦发出去这话愣了一下,总觉得后半句怪怪的。
  
      他想撤回,又觉得太刻意……
  
      纠结了一下,那边楚寒就已经回了过来。
  
      楚寒:好。
  
      南慕谦:?!
  
      好?!
  
      好什么好?!
  
      卧了个槽!
  
      这死男人该不会真的要来吧!
  
      南慕谦心里又慌又乱,说不出心里那种感受。
  
      他都消失半年了,他只是随便说说,难不成这死男人现在诈尸回来了……
  
      南慕谦表情微妙。
  
      他去鹰国的时候,是寒假,现在暑假都已经过去了,他已经开学了。
  
      想了想,两人自从他去执行任务分别之后,竟然有半年没见了!
  
      这期间,就连一个电话,一个短信也没有过。
  
      南慕谦呆呆的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好”字,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就连要找他算账都给忘记了,就那么呆呆看着屏幕发了很久的呆。
  
      等他再回消息时,发出去的消息就没了回音。
  
      看来这次是真的下线了啊。
  
      莫名的,心里有点小失落。
  
      同时,又有些说不清的小期待。
  
      楚寒看南慕谦一直没回,就知道那小傻子恐怕又在发呆了。
  
      一分钟的最后十几秒。
  
      他匆匆看了楚云卿的消息。
  
      楚寒:我很好,无挂,归期已定。
  
      发完之后,一分钟时间到。
  
      这次他没有在申请延长时间,主动将手机关机交了上去。
  
      楚寒望着窗外,正看到一只白鸽从窗前飞过。
  
      他唇角勾了勾。
  
      小傻子,很快,他也会像那只鸽子一样,飞到你身边去。
  
      ——
  
      颜落儿的东西全都由保镖全部采购完毕。
  
      跟赫连渊美滋滋的约会了一下午之后,准时去之前跟宁暖暖跟林诗茵约定的地点去汇合。
  
      宁暖暖看了一眼颜落儿身后那些保镖手上提着的东西,不禁皱了皱眉。
  
      “怎么就买这么些?”
  
      颜落儿笑着挽着她的手臂道:“妈咪,我是去帝都上学,那里那么方便,到时候缺什么在那买就好了,现在买多了,我带着也不方便啊。”
  
      “说的也是。”
  
      “怎么慕谦也在?”林诗茵看到南慕谦微微惊讶。
  
      这俩孩子不会这么傻吧?
  
      她们特意给他们创造机会,这怎么还把慕谦叫来了?
  
      “舅妈……”南慕谦一脸委屈:“我也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
  
      被强行塞了一下午的狗粮啊!
  
      心碎!
  
      虽然他最后忍不住去了隔壁包了影院。
  
      但还是觉得自己有病,为什么要屁颠屁颠过来看别人秀恩爱?!
  
      林诗茵失笑,一准是小渊那孩子又欺负人了。
  
      这孩子也是,从小被欺负到大,一点记性也不长。
  
      “好了好了,一会儿跟我回去,我给你做好吃的补偿。”
  
      林诗茵拍了拍他肩膀,忽然感觉眼前一绿。
  
      她这才注意到南慕谦那一头绿油油的头发。
  
      “慕谦,你这头发……”林诗茵表情有些难以言喻,“你染了这一头……颜色,你妈知道吗?”
  
      南慕谦表情登时变得严肃,“舅妈!你千万要替我保密!”
  
      他在公司上了一暑假的班。
  
      昨天彻底解放才去染了个头发,已经准备好了这学期住校不回家也要保住他的发色。
  
      没想到,今天就碰上了大舅妈。
  
      南慕谦要哭了,他今天真的很倒霉。
  
      林诗茵:“……”
  
      “舅妈,我这条小命就交到你手上了,你从小最疼我了,肯定不舍得我妈拎着鸡毛掸子,满院子追着我打对不对!”
  
      林诗茵:“……”
  
      南慕谦一副她不答应,就哭给她看的架势。
  
      林诗茵表情难以言喻:“……慕谦,不是舅妈不护着你,而是……你这头发……算了,你还是染回来吧,我就当没看到你跟妈提。”
  
      “舅妈……”
  
      林诗茵不理他。
  
      他们这一大家子孩子都很听话。
  
      唯独眼前这两个小子,一个从小就主意大谁都当不了他的家。
  
      一个是从小就是个皮性格,又被惯坏了,简直无法无天。
  
      从小就是老师眼中的问题儿童,上学从来不穿校服,整天穿劳什子的奇装异服。
  
      现在连头发都不放过。
  
      她并不是那种古板的家长,不能接受孩子染头发。
  
      只是这一头绿,她实在接受不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