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念成魔:魔君快出招 > 番外篇四 2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番外篇四 2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韩越跨进院子的时候,蓬莱的那些少男少女被院子里那堆扎眼的礼物吸引了注意力,正一个个凑在那里围观,啧啧称奇。
  
      小酌把整理出来打算留下的一小撮展开来给他们长见识,又指着随意丢弃掉的另外一大堆,道:“那些是要丢隐落海沉湖的!”
  
      她是懂事的好姑娘,不认识的生灵送的东西统统不要,免得一个不小心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蓬莱的这些小辈每年见她拿礼物沉一次湖,都见怪不怪了,只纷纷从竹篮背篓里拿出各自准备的礼物,有吃食,也有自己做的小玩意儿,和那些沉湖的奇珍异宝比,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东西,但小酌毫不嫌弃,统统笑眯眯地收下了。
  
      最后问抱着她小腿的小男孩:“小墩墩,你给姐姐准备了什么礼物呀?”
  
      小男孩仰起头,奶声奶气地道:“弟弟,弟弟送姐姐!”
  
      这没良心的小哥哥,竟然要把自己的弟弟当生辰礼物送了,顿时惹得阿芳他们笑得不行,忍不住戳他鼻子骂:“你这哥哥当得不靠谱,小心回去古大叔打你屁股!”
  
      小墩墩一听,吓得一把捂住屁股,大眼睛扑扇扑扇差点没哭出来。
  
      小酌先是吃惊,而后是喜悦,问:“婶娘是又有了小宝宝吗?”
  
      婶娘自然是古家婶娘,小墩墩便是古婶娘和大胡子的儿子,小酌当初寄居在古家,还帮忙照顾过这小弟弟呢!
  
      阿芳笑道:“才刚怀上没多久,还要好几个月才能生出来呢——偏这小子精怪,要是等到明年这个时候,他把出生了的小弟弟抱过来给你当生辰礼物还算说得过去呢!”
  
      旁边的少年又补了一句:“那回去可不是打屁股那么简单,只怕连狗腿都要打断了!”
  
      小男孩抱着自己的狗腿,眼泪汪汪地怒道:“你才是狗腿,你们全家都是狗腿!”
  
      结果那少年笑嘻嘻地道:“我是你堂兄,我全家都是狗腿,也跑不了你这一对!”
  
      小墩墩年纪小,哪斗得过自家嘴皮子利索的堂兄,顿时目瞪口呆张嘴结舌了——傻乎乎的小模样,惹得众人笑声不歇。
  
      蓬莱族民从前子嗣艰难,有些甚至终身无子,但近些年却逐渐好转,孩子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地出生,岛上灵气也日益馥郁——韩越知道,那是被鬼后困了无数年的族人,经由归墟轮回,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回归故土了。
  
      且木樨死后魂散,蓬莱的灵脉也终于慢慢地恢复生机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他却反而有一瞬间的茫然,望着院子里欢颜笑语的年轻一辈,微微有些晕眩失神。
  
      最后是阿芳眼尖,看到了站在篱笆门边上的韩越,她不认识阴郁沉默的少年,只好捅了捅小酌,悄悄地往这边努嘴。
  
      小酌转头看到韩越,倒是挺高兴的,过来将他拉了过去,笑着给介绍:“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叫做韩越,听他说从前也是蓬莱的人。”
  
      从前?
  
      也是蓬莱的人?
  
      蓬莱的小辈们围着韩越上下打量,满目的好奇和疑窦——他们在星司的培育下,已经能够看出眼前这个看上去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少年是一个鬼灵,且青天白日冉冉升起的日头对他半点影响都没有,可见是个厉害的鬼灵!可他们蓬莱人,身死归墟,轮回而归,从来没有听说出过这样厉害的鬼灵呀!
  
      他们自然是相信小酌的,但对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且自称从前是蓬莱人的鬼灵,却是将信将疑的。
  
      要知道他们蓬莱,可是连出个鬼胎,都是要被处理掉的,可见对鬼之一物,是相当的敬而远之的!
  
      阿芳性子外向且最直爽,索性就直接问了:“你说你从前是蓬莱人,可有什么证明呀?”
  
      上古遗族,传承的是血脉和力量——韩越是鬼灵,生前相连的血脉早就已经断了,他的力量承自于蓬莱卜族,但他却追求更为强大的力量,这些年跟鬼后学了诸多东西,如今也已经不是很纯粹了——他为变得更强,摒弃了昔日的族人,走到了鬼后的身后。他对小酌说昔年曾是蓬莱人,是因为她昔年曾是卜族的圣童,但却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向而今的蓬莱人证明什么。
  
      心中虽然是这样想的,但对上少女那双圆滚滚的清澈大眼,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
  
      他的掌心里,有一个和他气质半点不搭的饰物。
  
      少女好奇地拿了过去,拎在手里仔细看了看,而后“啊”了一声,道:“这不是红豆相思结嘛!”
  
      卜族虽然不在了,但显然某些习俗还是流传了下来。
  
      其他人也凑了过来,想要一睹传说中卜族用来定情的“红豆相思结”,但看了两眼,却纷纷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这一串东西编的是十分繁复的祥云样式,若只是相思红豆,说不定还真是精致好看的,但偏生编织它的人还编进去了其他的珠玉,却色彩选的十分艳丽大胆,整一串看下来,那叫一个缤纷夺目眼花缭乱!
  
      阿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脱口道:“编得也太花哨了吧!”
  
      她旁边的少年赶忙咳了一声。
  
      阿芳这才想起面前这个鬼灵少年不是与她一同长大的小伙伴们,顿时就红了脸,忙将红豆相思结还给人家,并试着挽救:“其实……其实五彩缤纷的,也很好看——加了这么多漂亮的珠子,编的人肯定是用了心思的……”
  
      韩越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上去越发阴郁了,少女说着说着,就有些说不下去了,只好讪讪住了嘴。
  
      倒是提醒她的少年抱拳拱了拱,说了一句:“阿芳不懂事,韩兄弟莫要见怪。”
  
      小酌笑道:“这个东西我阿爹也有一个,据说是我娘亲亲手编的,编得可难看了,我阿爹还是当个宝,天天揣在身上,还不许我碰!”
  
      那少年果然是个机灵的,闻言立马接话:“红豆相思结,原本就不看手艺,只重心意。”
  
      他们一人一句,不着痕迹地把阿芳的失言给圆了回来。韩越要是聪明,就该顺着这个梯子下了,这样留了余地,双方面上都好看。可偏生,韩越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盯着失言的少女抿唇不语,也没有立刻将饰物接回来。
  
      这小子可真小心眼呐!
  
      阿芳以为他还在生气,一边暗暗嘀咕,一边服软道歉:“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呀!”红豆相思结,想想也知道肯定是心上人送的,被人暗说品味不好,要换了她肯定也是要生气的——这么一想,少女的道歉倒是真心实意的!
  
      韩越又看了她一眼,眸色乌黑,仿佛藏着化不开的阴郁暗沉,深不见底。
  
      但他却伸手将红豆结从她手里接了过来,握在手心里摩挲了两下,才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确实编得很花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