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67

6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通向铁幕之路()      当霍夫曼和施佩尔畅谈战后新经济、勾勒德法意三国构成欧盟发动机的时刻,一场世纪审判正在法国巴黎上演,而被审判的对象就是一个多月前自愿回国的“自由法国”领导人夏尔·戴高乐。   他一回到国内,便被监禁起来,随后就开始紧锣密鼓的司法审判准备,在前面一个多月中已开了数次庭,不过都被法国最高当局以国家机密为理由而宣布保密,只有他们经过认证的对象才可以前来旁听,不过出庭作证的人员却非常庞大,几乎涉及到所有法国政府要员,包括贝当、达尔朗等都露面过了……到7月4日前夕,有关审理已基本结束。   这个“世纪审判”是很有特点的:首先他是由法国最高法院抽调精兵强将组成的审判庭,实行一审终审制度,无论戴高乐服不服,他都没法上诉;其次是辩护律师的选择,本来有很多法国名律师愿意为戴高乐出庭辩护,但都被他一一拒绝了——为防止对政府阻挠司法公正的猜测,他特意召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宣布这个决定,会上戴高乐表情冷峻,“我不需要辩护律师,因为我根本没有罪,但如果我没有罪的话,目前法国这个团结的基础便被破坏了,所以……我用不着辩护律师,只要法国人民过得好,只要法兰西能够恢复大国尊严,你们把我怎么样都行!”;最后是关于贝当的声明,在审判还没有举行前他就发出声明“无论戴高乐先生最后被判处何等罪行,我都会以法兰西元首的身份予以赦免为终身软禁!”。   更奇怪的是,当记者采访德国大使、意大利大使问他们怎么看这件事时,他们均异口同声地表示:“这是法国国家内政,作为友好邻国我们不便干涉,我们相信法兰西司法体系是公正的,毕竟这是世界上提出过《人权宣言》的国家,是传承自由、平等、博爱的国家……”   这最后半句话听得耐人寻味,如果不知内情还以为法国是战胜国一样——虽然欧洲胜利暨世界反布尔什维克战争胜利纪念的战胜国上有法兰西的名字!   “被告人夏尔·戴高乐,在1940年曾担任法队临时准将,于改年6月17日叛逃伦敦,并组建分裂法国的伪政权——‘自由法国’并僭称政府首脑,同年八月,军事法庭已缺席宣判其死刑……在该判决生效后,被告人不知悔改,继续从事分裂国家、分裂民族的严重暴力行为,并勾结从未对法国宣战的英国武装力量进攻法国舰队、法兰西海外领地叙利亚、马达加斯加和其他非洲领地,给祖国和民族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被告人还以伪政权首脑身份,在未获任何议会代表同意的情况下,同英美签署一系列卖国条约,出卖法兰西利益……   鉴于其背叛国家、分裂国家、攻击军队、攻击人民等行为,本庭经严正合议,认定其触犯《法兰西刑法典》,构成叛国罪,兹宣判如下:   被告人夏尔·戴高乐,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褫夺一切荣誉、勋章、恩典。”   宣判式是在最高法院最大的一间审判庭内举行的,满满当当挤了500多人,过道上、走廊上都挤满了旁听的人群,要不是警卫们拼命维持着秩序,这里早就被冲垮了。   在宣判书宣读时,闪亮的镁光灯亮起——这是经过特别许可的摄影记者才有的特权,更多的文字记者和旁听观众试图去捕捉戴高乐脸上的神态和表情,但他们完全失望了,后者脸上古井无波,不怒不喜,甚至一脸漠然,仿佛法院在审判一个其他不相干的人士一样。   “判决书宣读完毕,请被告人最后发表感言……”   众人的目光“刷”地投向了戴高乐,整个法庭安静地几乎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声音,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想听听戴高乐有什么惊人之语。   沉默几秒钟后,戴高乐缓缓开了口:“首先感谢来到法庭的各位记者、热心公民,你们一无既往地关注着这件事,报纸这段时间天天都是关于审判的分析文章和讨论,这让我感觉到很欣慰,热爱法兰西前途、追求正义和光明的人民还是占了大多数,只要有这样的人民在,法兰西一定会再次崛起!”   所有人都热烈的鼓掌,法官愣了一下,让掌声持续了数秒后才摇动法铃要求现场保持肃静。   “其次,感谢参与案件审理的各位法官,他们为了这桩案子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和心血,他们不惜从一点一滴中寻找证据,不惜从蛛丝马迹中寻找理由,为的就是找一个合适的借口审判我死刑而不是随便捏造,这样的专业能力和专注精神,我表示敬佩!”   众人一顿大笑,法官们显得脸色很尴尬,急忙再次摇动法铃——如果其他被告胆敢在法庭上这么说,法官们现在一定已咆哮起来并示意警卫们带走,但戴高乐这么说,他们不敢这么做,甚至在开庭前他们就接到指示:不管戴高乐今天说什么,都让他畅所欲言地说完!给他一个说话的机会。   “再次,我重申一个观点,我对整个案件审理过程的观点——这次审判,与其说是对我戴高乐本人的审判,不如说是对法国命运的审判,对法国历史选择的审判,当法兰西战役结束后,法国面临着两个前途、两种命运、两种可能的分歧,唯一的区别在于,贝当先生认为轴心集团能赢,我认为同盟集团能赢,我们各自为自己的理想和信念做出了选择,至于选择是对是错,难道光是由本人来决定的么?”   戴高乐目光炯炯地扫视了众人一眼:“他们说我成立伪政权,但自由法国是得到很多友好国家承认的;他们说我分裂国家,我想想问一句,自由法国概念中的法兰西领土是哪些?他是准备丢掉阿尔萨斯和洛林呢还是准备丢掉马达加斯加呢?亦或者准备舍弃法属印度支那?没有!自由法国地图上的版图比第四共和国还大、还多,如果这样是分裂国家,那丢掉阿尔萨斯和洛林算什么行径?他们说我攻击法队和人民,实际上大家都清楚,真正揍过法国、占领过巴黎的国家和军队是谁,他们口中的叛国贼,我,夏尔·戴高乐曾经在1940年的夏天为保卫法兰西而浴血奋战!我的勋章和荣誉,没有一枚是靠阿谀奉承获得的,全是在战场上不怕牺牲换来的,你们要收回,好,我同意!我本来就不是为了荣誉和勋章而作战的,我是为了法国,为了人民而去打仗!你们可以收回我的荣誉和勋章,你们收回不了一个老兵为国为民的拳拳赤子之心!”   这番话说的现场一片沉寂,少数人甚至抽泣起来:对法国来说,阿尔萨斯和洛林又没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