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20

2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昭和维新()      高松宫宣仁亲王出生于1905年,现年正好40岁,是大正天皇第三子,王妃是德川庆久之女德川喜久子。   从排行来说,他的长兄是裕仁(1901出生),二哥是雍仁(1902),三人还有一个共同的小弟出生于1915年的三笠宫崇仁亲王。   从年纪上说,裕仁、雍仁、宣仁彼此年纪只差1岁、4岁,基本算同一个年代的人物,而崇仁就与他们差不少,辈分是兄弟关系,年纪看上去更像子侄关系。皇室成员在青少年时期安顿时也做了明显区隔,雍仁因为性格远较沉默寡言的裕仁活泼,同时在滑雪、橄榄球等项目上表现都很好,很出风头,在国民心目中很受拥戴,再加上裕仁夫妇一开始生了4个女孩,一度被人称呼为皇太弟。   也因为这种尴尬场面,皇室没安排雍仁过多参与军务,反而介入外交1937年到欧洲巡访问,出席了乔治六世的即位仪式,随后访问了瑞典和荷兰,最后访问了德国并与希特勒展开会谈。但即便这样,226兵变中的皇道派还是有拥立雍仁的打算,这也难怪裕仁铁了心要镇压皇道派对任何有可能威胁他皇位的人或事他都不会手软。   年纪更小的宣仁和崇仁则被安排进了军队。宣仁入海军,资历是海兵52期,与源田实、渊田美津雄是同期同学,担任军令部成员和大本营海军参谋,不但与山本五十六过从甚密,还参与了策划珍珠港战役的全部计划当然地位不能与龟参谋相提并论。崇仁入陆军,资历是陆军士官学校48期,老师是辻政信,目前是大尉军衔,在中国派遣军效力。   由于堀悌吉早早被赶出军队没有自己派系,加上他与山本五十六的关系,所以最初山本派人马全是堀悌吉的人马,等堀悌吉带领联合舰队对外连获大胜,对内天诛国贼和海军改革后,海军其他派系全部消亡,现只有一个派系堀派,作为山本派旧部,源田实、渊田美津雄的好朋友,宣仁也是理所当然的堀派,在渊田美津雄成为52期第一个少将时,他和源田实一样都拿到了大佐军衔。   宣仁现在不但是军令部要员,还有皇族这个身份,按理说堀悌吉搞改革是要尽可能避开他,即便不能予以罢黜也要将其疏远,但堀悌吉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将所有改革条款全交给宣仁过目绝大多数中将都只能看到部分,偏偏身为大佐的宣仁看到了。他享受的待遇是和山本五十六、伊藤整一一样的,堀悌吉还特别当宣仁的面,讲解了为什么要削弱“皇室影响力”以及该怎么削弱“皇室影响力”这种心惊肉跳的问题。   对这样出乎意料光明磊落的做法,宣仁极度服气。他在大本营和军令部当过核心参谋,自然知道伏见宫博恭王和堀悌吉之间的矛盾,当初他对伏见宫博恭王也多有攻讦,能够下意识地理解“削弱皇室影响”的必要性,但堀悌吉的解释显然不止于此,而是敞开了说:如果这套体系不改,顺着目前思路来,再过年差不多海兵52期掌握大权时,他宣仁就要变成天皇代表而操控海军了,他有可能变成第二个伏见宫博恭王。   这说法顿时让宣仁感觉毛骨悚然: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论战功不如渊田美津雄;论水平,不如源田实和一大堆同学,现在大家都是同学,哪怕彼此间有分歧看在他皇室成员的份上嘻嘻哈哈就过去了,那不是因为他威望足够,而是因为涉及的争夺还不大,彼此没必要翻脸。如果到那时自己站在海军最高位,需要让一批能力、水平、功劳都强于自己的人听从安排,光靠同学关系就不够用了,搞得好只是勉强平衡,搞不好就是第二个伏见宫博恭王的下场粉身碎骨!   所以他能认同堀悌吉的观点:皇室成员到陆海军服役不是不行,但做到一定程度一定要抽身退出,再做下去相当危险如果皇室成员水平和能力不够,勉强坐上去要控制军队就会排斥异己,届时就会出乱子;如果皇室成员水平够,真能控制军队,甚至能达到目前堀悌吉的水平,那二重桥里的天皇位还坐得安稳么?   所以堀悌吉开出的药方很简单:皇室成员应该在军队服役,但做到中将后就要退役从政,利用自己身份和地位来抑制军队的胡作非为,决不能让皇室出任陆海军4个主官当中的任何一个位置;此外,皇族也不要担任内阁首相职务。这样一来,皇族成员与军队的关系,和政界关系可以维系,与天皇关系也可以维系。   堀悌吉的意思很简单:当初军部反对内阁干涉时口口声声说统帅权独立,但如果像现在这样天皇直接依靠皇族把手伸到陆海军,直接操纵军部,谈什么统帅权独立?不过是从一种依附转为另一种依附而已。   当然,在堀悌吉主张的改革中,为照顾皇室面子,这种安排不必公布成文,只当做惯例布置下去就好。   从理论上说,这肯定不利于天皇掌握军队和内阁,但反过来看,谁能保证代表天皇下去的皇室成员一定会服从天皇而控制军队和内阁呢?只不过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不能公开讲述而已,堀悌吉在论证过程中没用日本的例子,只用了明成祖朱棣的例子名曰靖难,实则是皇室造反。   话里话外的意思宣仁原原本本都和雍仁讲了,雍仁也说了一堆他的理解他本以为只是兄弟两人间的私下交流,没想到宣仁还把这件事又汇报给了堀悌吉,看现在小畑敏四郎问话的意思就是他已知情了,或许是代表堀悌吉再来谈一谈。   “堀枢密欲重建皇道派?”   小畑敏四郎摇摇头:“不,只有改革派,没有皇道派,更没有统制派。”   雍仁脸上一阵抽搐,对方这句话明着是否认,实际上是肯定叫改革派也好,叫皇道派也罢,反正阵营已搭建起来了。   “这与我有什么关系?”雍仁反问道,“我既不能表示赞同,也不能表示反对,甚至连公开意见都不能表达你们莫不是忘了,我到现在这样子,就是拜尔等所赐。”   226兵变中,为了拉虎皮做大旗,维新部队喊出了“秩父宫是我们的首领”这句话,一度还表示要拥立雍仁,实际上他事先根本与这些部队没有合谋,顶多就是会见过一些皇道派人物而已,但就是因为这些捕风捉影的传闻,最终让裕仁甚为忌惮,一直严格约束雍仁,差点就要上升到软禁的份上。   “殿下,当然有关系,难道高松宫殿下没有说么?”   “说什么?”   “堀君的改革有一条,要强化皇室对帝国征服版图的控制力,他觉得由您出任印度总督是极好的”   这句话当场把雍仁震得从地上跳起来!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