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第344章 昭和维新12

第344章 昭和维新1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会议上,海军省和军令部不但下发了有关军功授田条例、奖励预案、人事调整预案等方针,还把堀悌吉主张的国家改革方案(讨论稿)也发了下来,虽然这个小范围传播的讨论稿已删除了包括“限制皇室权利”、“民主化改造”等敏感内容,但光“废除陆海军大臣现役武官制”这一条就让众人看得心惊肉跳,也从侧面也证明了枢密使推动改革的决心和力度有多大。   “诸位不要小看这次改革,这不仅关系到帝国现有战果能否保留与维持,关系到帝国能否在未来巩固世界强国之实力,更关系到万世基业之奠定虽然做起来很难,牵扯的关系太多,反对的阻力和利益集团极大,但既然认定是正确的东西,便只有勇往直前一条路,何惧粉身碎骨?”   “是,长官!”所有人全都站立起来,发出响亮的应。   堀悌吉也站立起来,对众人深深一鞠躬:“诸君,拜托了!”   众人众口一词:“愿为长官效死!”   高层会议结束后就是召开军事会议,部署下一阶段所罗门群岛和新喀里多尼亚战事,但堀悌吉、山本五十六、伊藤整一三人没有参加,这项工作委托给了冢原二四三主持。   “我决定了,过两天进行人士调整,准备由冢原君接任军令部总长。”   山本点点头,今天军事会议委托后者主持就可看出堀悌吉已有这个意思在内,“那联合舰队司令长官?”   “让冢原君继续兼任,不过给他选一位代理司令长官,实际负责南下作战。”   “谁?角田么?”   “角田还欠缺一点火候,让小泽代理,这一仗打赢且磨合好之后,代理两个字就可以去掉了。”   “德国方面肯放人?”   “已经谈好了,德国方面正在交接,下周国,克兰克会接任德国舰队副总司令兼机动舰队司令官。”   “这么搞会不会引起德方不快?”   “不会,其实这也是德国的需要所在。”   “需要?”伊藤整一一愣,随即眼睛一亮,明白了:马沙尔元帅虽然一直是德国舰队总司令,但实际上马沙尔并不负责实际指挥,一线具体指挥都是由小泽下令的,该体制在战争中当然没问题,但战后就有问题了,没有全面指挥经验的马沙尔和克兰克如何去指挥将来的欧洲联合舰队?德国舰队听命于日本将领没什么关系,双方是盟友关系,如果将来欧洲海军听命于一个日本人,这才要出大乱子。而且这种调动还不能等到战争结束再发布,否则资历和功绩不足的克兰克今后压不住阵脚。   因此,小泽国既是日本的需要,也是德国的需要。   “军衔授大将?”   “他在德国也是大将军衔,这几年功劳非小,晋升大将无论资历还是功绩都够格了”堀悌吉随即又点了3个名字,“细萱戊子郎、三川军一、栗田健男也可一起晋升,角田他们,再等一年吧。”   堀悌吉思路是很明确的,这一轮晋升就管到海兵38期,角田等39期的还要再等一等,实际上按功劳角田也可以升,关键39期实在是人才辈出,除了角田觉治,还有高木武雄、西村祥治、志摩清英、伊藤整一等一大批将领分管各舰队,升了这个不升那个感觉说不过去,全部晋升的话队伍又太庞大。   小泽和细萱戊子郎的晋升山本五十六没意见,但三川军一和栗田健男的晋升就让他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三川的第8舰队一直在南洋活动,没有参与联合舰队各大战事,功绩不知道该怎么摆;栗田健男一直负责运输,工作倒是完成得兢兢业业,可惜没有海大文凭,这是一个致命伤。   堀悌吉看出了对方的疑虑,解释道:“联合舰队外出期间全靠三川舰队压制南洋,有他守家我很放心,至于栗田君,我知道很多人看不起运输部队,可他们也不想想,当联合舰队在万里之外的夏威夷群岛连续作战是靠谁保障了我们的需求?这些赫赫战功背后至少有一半功劳是后勤部队,今后帝国地盘这么大,不重视后勤死路一条,有没有海大文凭不是关键,书读得再好不会办事也是白瞎。”   山本五十六揶揄道:“你是32期首席,你说读书没用可以,我可不敢说说了井上君要找我拼命,他刚去海大当校长,你说文凭不重要,这不是存心拆台么?”   “哈”伊藤整一忍不住笑了起来。   堀悌吉也跟着笑了起来,笑归笑,他知道这个晋升名单通过没有问题了,至于中将及以下军官的晋升他相信山本和伊藤整一会办妥,这本来是海军省的权利,干涉太多反而不好。   “关于改革的事,你这就算说完了?”   “差不多了,山本君还有什么想法?”   “我”山本五十六迟疑了一下,问道,“你不会把他们刚才的表态都当成是支持意见了吧?而且,你给他们看的和给我看的还是有很大区别,你确信他们都会继续支持。”   堀悌吉反问道:“依你之见,应该怎么处理?”   “最起码应该形成细则,然后深入讨论,全面分析,形成一致意见后通行,再”   堀悌吉却摇头:“你这样搞,改革不会成功的。”   “为何?”   “所谓全面分析其实就是权衡利弊,改革的思路怎么可能照顾到方方面面?主体把握、方向明确就是要动手干,想的越多越会觉得不清楚的越多,约会觉得阻力越大,瞻前顾后之下,人心怎么统一?”堀悌吉脸色凝重地表示,“比如作战,没有一次是有全面把握的,如果全部考虑清楚,姑且不说时机和战机会不会消逝,就是中途出现变故就会手忙脚乱,那还怎么打?既然改革的意见是明确的,大家就是一起走下去,迈出第一步才是最要紧的,更何况,具体的改革策略我已让诸君下去深入思考了,有好的意见随时可以吸收。只要目标是一致的,前景是光明的,大家一起探索难道不比一个人划定纲要操纵众人强得多?”   “伊藤整一!”   “下官在。”   “搜集今天参会之人关于改革的想法,对照你在美国、德国的考察成果形成报告,我相信你的能力!”   “是,长官!”   山本五十六终于被他这说法打败了,气呼呼地说道:“你这是乱来。”   “是不是乱来,不取决于步骤和程序,只取决于结果,只要帝国能够强盛繁荣,我个人承担些罪名何足挂齿?”堀悌吉戏谑道,“你当官当了这么多年,还没独走过吧,不跟我试试看么?不然以后怎么跟石原君吹牛,他可是独走过的有人怪他了么?”   “你”山本恨得牙痒痒,“这是一事么?”   “长官是不是从长计议?”伊藤整一也劝说道。   “我去了德国,目睹了欧洲的繁荣与富强,目睹了社会与科技之发达,再也忍不住了,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忍不住了。日本必须改变,必须走在新的道路上”堀悌吉慨然道,“古人说,知我罪我,其惟春秋,我做的一切,后世之人必然会明白两位,拜托了!”   至此,堀悌吉的决心已显露无疑,山本五十六知道再也拉不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