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第319章 和战之间16

第319章 和战之间1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煞费苦心来判断“高堡奇人”计划真伪并讨论应对时,杜勒斯和里宾特洛甫的第二次谈判在葡萄牙里斯本展开,这是德美现阶段边打边谈的显著特征,当事人与居间国家一点都不觉得违和,整个欧洲外交圈也非常关注这次谈判。   关于第二轮谈判,德国方面给出过前提基础:如果美国还坚持原条件,则谈判没有展开必要。   加勒比海战和橡树岭突袭战后,作为老资格外交官,杜勒斯当然知道德方获取了显著心理优势,对局面恶化有预期且无可奈何,便极力劝说杜威接受更现实、更苛刻些的条件,在他反复劝说和沟通后,杜威和参联会众人认可了新的让步条件——虽然离德国的条件还有相当距离,但和前次接触时相比至少后退了很多。有了对话空间和谈判余地后,居间的葡萄牙人和传递消息的瑞士人才有了辗转腾挪的空间。   对第二轮谈判,杜勒斯考虑得很明确,甚至准备了一些新的、未经授权的条件准备在时机不利的时候抛出去,同时他还想从cia分布在欧洲的间谍网中探听德国核计划进展,不过德国人显然滴水不漏,目前除隐隐约约知道佩内明德附近有德国重要的科研基地外,其余一概不知。可就算知道佩内明德这条消息,美国也没有任何可以攻击的手段,只能望洋兴叹。这与德国熟门熟路攻击曼哈顿工程形成了鲜明对比,但在表面上,杜勒斯极力表现出一切尽在掌握、完全不必要为橡树岭担心的云淡风轻来。   “老朋友,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里宾特洛甫满脸春风,仿佛不像是会见敌对国家的谈判代表,反而是会见轴心阵营的外交人物。   可客气归客气,第一个问题就让杜勒斯皱起眉头,“不知道贵国打算什么时候恢复对巴拿马运河的开掘?”   “恢复?”杜勒斯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一般,笑问道,“您在和我开玩笑?”   里宾特洛甫故作惊讶地反问:“你们不想恢复?东海岸永远都不想派船去保护西海岸和夏威夷了?”   杜勒斯立即从中找出特别之处,露出可堪玩味的笑容:“看来贵国并不赞同日本侵占夏威夷的行为?”   “我们不赞同日本完全占领夏威夷,但也不赞同日本毫无所获,你知道的,站在轴心的立场,我们欢迎日本一切削弱美国的动作,但站在同为西方国家的立场,你懂得……”里宾特洛甫话说得很直接,“今天我们是秘密谈判,完全可以坦诚相见,所以我不想和您用外交辞令虚与委蛇,那是在浪费彼此的时间,刚才这句话就是我们最好的诚意表达。我也知道你们在和日本秘密洽谈和平的事,对此我们不感兴趣,所以您不必用这个手段来压我们。”   杜勒斯点点头:猜到日德关系有一点问题是一回事,德国人公开承认甚至愿意在美方面前展露出来是另一回事,倒确实如里宾特洛甫说的那样——德国人有“诚意”!   “巴拿马我们是一定要控制的,但我们没有单独控制的愿望和野心。您要清楚,只要巴拿马控制在我们手中,实现国际共管,日本才能放心,否则,您以为日本会怎么看德美和平?”里宾特洛甫解释道,“巴拿马问题是德、美、日三国之间都绕不开的核心问题。”   “我们不一定恢复,如果不能充分保证我方利益的话。”   “对德国来说,不开通巴拿马运河没什么损害,对日本来说却是求之不得的行为,毕竟巴拿马运河对我们没有威胁,对日本却是极大威胁……”   杜勒斯试探性地问道:“假设德美媾和后,德日仍旧处于战争状态,德国会采取什么行动?”   “我们会保持武装中立态度。”   “武装中立?”   “日德盟约将予以维系,不过我们不会采取直接军事帮助和武装干涉的方针,欧洲轴心力量不会使用军事手段针对北美大陆……”   “这意见我已清楚了……我的意思是,对我国舰队通过巴拿马运河和日本交战,德国态度如何?”   “当然可以,不过日本舰队也可以通过巴拿马运河到加勒比海……”里宾特洛甫笑笑,“只要你们按标准缴纳通航费用,我们都可以放行,甚至对交战国,我们会额外采取中立保护措施,防止一方在通航过程中遭到另外一方进攻。”   杜勒斯明白里宾特洛甫的意思,脸色十分凝重:如果美国坚持不派遣工程人员、不提供有关物资,开通巴拿马运河将遥遥无期,德国人哪怕占领了巴拿马也没有什么意义,但巴拿马一天不开通,美国两洋沟通与力量调遣就会遭到阻碍,开通与否、通航费用高低的经济因素只是小头,政治因素、军事因素才是大头。   “如果美国不同意开通,我们将视为贵国放弃对巴拿马运河的利用,将予以单独疏通并控制,那美国就被排除在关系国家之外,而日本会在国际共管成员中,换而言之,对贵**舰能否通过巴拿马运河,日本会具有否决权,那时日本就会有单独通航权……”   这表态让杜勒斯陷入两难境地:不疏通巴拿马运河,则美国舰队无法通过,如果疏通,则德国控制下的运河共管体系会让日本舰队也通过,虽然从巴拿马运河的规模和通航能力来看,日本那3艘超级战列舰是通不过的,但其他军舰都可以通过,假设日德联手,对美国两洋防御是个极大威胁。而且杜勒斯在出发前和参联会讨论过,巴拿马运河开通与否还涉及到一个更麻烦的问题——运河疏通成功也意味着日本从德国获得物资更容易了。   现在要与日本作战,则必须通过德国控制的水道,无论是绕行好望角还是合恩角还是巴拿马运河,都在德国眼皮子底下,没有德方点头,美国两洋沟通与军事实力投放存在重大问题。   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不止德美两家,堀悌吉也在电报中将类似分析发给东京:“德美和平,哪怕最公正方案,最中立的方案,其实也有利于美国,因为制约美国向西海岸投放力量的因素就不存在了,美国可将全国力量用于对付日本——这是日本有求于德国而德国对日本依赖甚少的关键所在,也是日德关系中主动与被动的关键区别……”   他看得很清楚:日本要想对德国赖账根本不可能,德国不用对日本实际动手,只要对美国稍微放松一点条件,日本就会有大麻烦,要解决这个问题除非日美联手才有可能——这可比起德美联手概率低得多。   这局面让杜勒斯感觉非常为难。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