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49

4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944:捷与闪电()      “那支破交舰队又在夏威夷以东出现了,幸亏侦察机发现得早,否则运输集群会有大麻烦……”罗伯特少校刚刚拿着电报正准备交给在参联会坐镇的英格拉姆上将,忽然发现周围所有人都神色慌张,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   “杰克,这是怎么了?”他诧异地问自己的好朋友   “你还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今天上午累西腓陆航在圣路易斯北偏东方向发现了敌军舰队,规模极其庞大。”   “日本人怎么跑哪里去了……不对……”罗伯特惊骇地脸色刷白,“这他妈是德国人!他们要打累西腓?”   “没错,是德国人,不过打不打累西腓还在两说间,长官被紧急召集去开会了!”   “天哪……我们的舰队去了纽芬兰……这……这……完全是南辕北辙!”   11月4日,也就是1944年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日前一天,德意轴心舰队浩浩荡荡出现在巴西以北海域1700公里处,并以16节速度向南挺进,所有主力一应俱全,看上去比以前规模还庞大——主要是又有几艘新服役的莱茵级护航航母。   如果是往巴西南部,则轴心舰队这时候应该是往非洲沿海拐弯了,但现在轴心舰队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地是巴西北部,只管笔直挺进,你就算是猜到了又能如何?巴西北部海岸线足有2500多公里,你能猜到对手去打哪里?   “现在看来,我们一开始的判断有误,德军进攻目标不是纽芬兰,依然还是巴西。”麦克阿瑟恳切地对英格拉姆说,“能把大西洋舰队调回来么?”   “调回来是可以的,不过需要时间。”英格拉姆苦笑,“现在舰队在东北海域,去巴西海域至少需要10天,中途还必须补给一次油料,再少也要一天,这样就是11天。”   “11天的话问题不大,累西腓可以防守住!”   克拉克却充满忧虑地摇头:“我担心德国人不去打累西腓……”   麦克阿瑟被这么一提醒显然也有点失神,猛然想起巴西北部除了累西腓兵力比较充足外,其余地点都不值得一提。   斯普鲁恩斯叹气道:“鉴于这次太平洋舰队的教训,大西洋舰队恐怕不能和敌人正面抗衡,只能发挥存在舰队作用,充分牵制对手。”   大西洋舰队的实力和太平洋舰队基本一样,非要说强一点就是多一艘战巡,而舰载机飞行员的实力比起哈尔西甚至还差一点。当然,德意轴心舰队的实力也赶不上联合舰队,但依然不是大西洋舰队可以正面抗衡的。   这次李海可不敢再说主动出击的话了,上次说了一嘴断送了太平洋舰队,万一这次把大西洋舰队也断送掉,那美国真的只能趴在地上求饶算了。这次按他的本意是不想让舰队去加勒比海冒险的,但不去又不行——那几乎等于眼睁睁看着南美陆军去死、南美这个屏障一打破,下一步德军目标显而易见就是中美洲、加勒比海甚至佛罗里达了,再怎么想保存实力,也难以为继。   他低声说了一句:“可惜还有3艘埃塞克斯级刚刚交付,要下月末才能形成战斗力,否则还有点回旋余地。”   特纳报以苦笑:如果不是太平洋舰队覆灭,这几艘军舰还没那么容易凑够兵力。   这次俾斯麦海号抛弃军舰果断逃生的事内部都知道了,没一个人去指责西蒙斯不对,反而认为他在危急关头表现出来的勇气和智慧非常难得,杜鲁门授予了他国会勋章,海军作战部将他官升一级,委任为新服役的香格里拉号舰长,然后又从其他幸存官兵这里扒拉出2000多人(包括100多名飞行员)全集中到了这艘军舰上,太平洋舰队2艘舰队航母+12艘护航航母逃出生天的官兵一共不过3000余人,在扣除伤病员后全汇聚在了一起。   这种打了败仗、全身而退逃命的壮举现在都可以拿勋章升官了,但真要是计较起来,整场惨败也就是只有俾斯麦海号一个亮点——现在美国人还不知道这艘军舰被日本人俘虏了,只以为对手已将其击沉。然后根据李海的授意,海军部规定香格里拉号是太平洋舰队旗舰,暂时划归大西洋舰队指挥,仿佛想用这种方式来表明太平洋舰队还存在。   在特纳眼中,这种做法虽然勇气可嘉,但实在自欺欺人。不过他也能理解——因为日本公布的战报没说歼灭太平洋舰队,只说消灭夏威夷方面舰队,敌人都不说的事难道要海军部自己跳出来承认太平洋舰队已全军覆灭?那影响真是太恶劣了!哪怕杜鲁门总统已彻底输光,不介意再这结果他也不能接受。   因此昨天海军部正式对外公布的战役功公报就写得非常曲折婉转:我tf50舰队为报日军进攻珍珠港之仇,与陆基航空兵一起奋起反击,不幸遭遇数倍优势之敌夹击,给敌人造成重大打击与伤亡后(击沉、击伤敌军各类航空母舰11艘,战列舰1艘,轻重巡洋舰8-10艘,驱逐舰10余艘,击落敌机近500架),力战不支败退,自身损失2艘主力航空母舰、2艘战列舰和6艘轻巡洋舰、14艘驱逐舰及部分简易航母,航母编队指挥官麦凯恩中将不幸阵亡,飞机损失400架……   公报顺带还追晋麦凯恩中将为海军上将,并表示了对阵亡将士的隆重哀悼。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战损半斤八两,甚至好像日本损失更多一点,可真正高层哪个不知实际情况?日本战损是包括了珍珠港方向陆航的“注水”战果,而太平洋舰队损失却是含糊其辞的。   即便这样,中将阵亡、大批军舰、飞机损失也让舆论界感到震惊,而且最起码有一点洗不掉:在各自承受这样的损失后,日本舰队依然控制着制海权、夏威夷已成孤岛!   虽然记者们很克制的没有问军方很多尖锐且难堪的问题,但出面主持新闻发布会的李海还是只能承认自己打败了,目前形势居于下风。这种表态换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但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说,并表示自己身为总统参谋长,对战局恶化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已正式向总统提交辞呈。   至于杜鲁门总统,据白宫办公厅主任介绍:“连续超负荷工作,极大损害了总统的身体健康,再加得知麦凯恩将军阵亡的消息,精神大受打击,目前正在住院治疗……”   这还不是最劲爆的,最劲爆的是他随后在接受记者采访中表示“总统考虑到自己的身体和精力难以胜任工作,初步打算在大选后宣布辞职,并希望打破常规,让新当选总统尽快宣誓就职并接掌权利,为美国人民谋求妥善的政治出路……”   政治观察家们都能读懂这句话背后的含义,这句话虽然是办公厅主任放出来的,但没有杜鲁门的授意,他怎么敢在这种重大问题上胡乱开口?杜鲁门显然已等不到1945年1月份正式履行政权交接仪式,打算后面2个月总统不做也要提前把权利移交出去,这在政坛历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过程,从另一个侧面充分说明了目前战局的恶化。   既然高层都承认局势恶化、难以为继,那媒体也就不再死缠烂打不放,反而试图鼓舞民心、团结民众。   同样,杜威在公开场合也不再鼓吹“对德和平、对日斗争到底”的高调,只表示要出面争取有利、妥当的和平条件,尽早结束战争。至于什么是有利、妥当的条件,他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引用了“欧洲之声”中经常讲述的“不割地、不赔款、公正公平”等含糊其辞的内容,既不敢抨击德意法西斯,也不敢抨击日本军国主义,只敢说“如果他们胆敢侵略美国,合众国一定会让他们付出难以承受的高昂代价!”   这个说法让所有人都无语:合着轴心屡次进攻东西海岸、围攻珍珠港还不是对美国的侵略?   他满脑子胡思乱想了一大堆,眼看有走神的趋势,冷不防麦克阿瑟问他:“特纳将军,您觉得德国会去进攻巴西哪里?会打累西腓么?”   “说不好,要我就不打……”特纳朝巴西外海点了一点,“马修集群的防御估计是比较完善的,德国人应该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我认为德国可能会在巴西北部其他地方登陆,慢慢展开兵力,然后派遣舰队切断马修的物资补给渠道。没有足够的物资,马修支撑不了太久的。届时德国南北两路夹击也好,北面去进攻圭亚那也好,都不是我们所能抵挡的。”   麦克阿瑟脸色凝重地点点头:“如果出现这种可怕的结果,您建议怎么办?”   “最佳建议是与德国媾和,体面地撤离;   次优策略是让马修坚守,等待大西洋舰队恢复元气能与德意舰队一决高下,打赢了海战自然就能解巴西之围;   再次策略是利用加勒比地区的陆航与德军抗衡,迟滞、削弱对手;   最恶劣的办法就是把力量薄弱的大西洋舰队强行拉出去打,一旦把这支舰队赔光,东海岸就几乎等于不设防了……”   特纳的话很难听,但无论麦克阿瑟还是克拉克,抑或英格拉姆,都认为这个说法不算错……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