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1944捷与闪电44,

1944捷与闪电4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944捷与闪电44,      “堀元帅全灭了美国太平洋舰队?”霍夫曼刚从马达加斯加演习前线返回柏林就听到了这令人震惊的消息。   “基本全灭,可能跑回去了几艘轻巡洋舰和驱逐舰……”凯特尔感慨道,“更难得的是,据说日本一艘军舰也没沉,还俘虏了几艘美国军舰,自身大概损失了30多个飞行员。当然,公开战报没这么写,说损失了10多万船舶,200多架飞机……”   “这什么意思?”霍夫曼被弄糊涂了,“从来只听说日本瞒报、少报本方损失的,他?”   “这是其他几个方向作战中的战损,他干脆一起放进去。”凯特尔摇头道,“我不懂这什么意思,但堀元帅显然和一般日本人不一样,他要诚实得多……”   霍夫曼摇摇头:“这和诚实没有半马克关系,他是怕陆军……”   “怕?”   “怕日本陆军弄不清楚情况,胡乱伸手、乱开价,用心良苦啊。”霍夫曼沉吟道,“看来他很想和。”   “想和?”凯特尔微微一笑,“这太早了,美国这才死了多少人啊……”   霍夫曼点头不语:他是不主张日美和平的,哪怕要和也不能这么快和。日本心气还很高,美国潜力还很大,这么早和,既对不起世界观众,也不符合德国的利益,退一万步说,这么早和平了,德国军火卖给谁去?这世界不是只有美国可以发战争财的,德国也想好好发一次。   “这么说起来,他下一步要打夏威夷了。”   “您说起夏威夷我又想起一件事……珍珠港上的燃油库存全烧掉了。”凯特尔用幸灾乐祸的口气道,“美国人怕是守不住夏威夷了,他们会接受我们的条件么?”   “不好说,杜威马上就要上台,他不断派人和我们接洽……”刚说了一半,里宾特洛甫就把电话打了进来,“元首,能打扰您几分钟么?”   “当然可以,您说……”   “美国人提出了新的和平条件,主要包括:第一,不再强行要求我们废除轴心同盟,但德国应保持中立立场,对双方出售物资;第二,同意战后加入联合国,投票权方面,假设不能与我们对等,希望差异不要太大;第三,可以有条件承认我们控制南非,但后者应保持独立;第四,加勒比海有关欧洲国家的岛屿可由欧洲各国政府管理,但不应驻军;第五,巴拿马运河问题可以谈,但不包括驻军权;第六,南美已目前实际控制线停火并划分势力范围;第七,如果欧洲愿意给美国享受经济最惠国待遇,美国可以提供一笔50年的巨额低息贷款帮助欧洲各国恢复经济;第八,欧美关系正常化后,法兰西银行那些黄金美国会保证归还;第九,美国承诺将来不在加拿大、墨西哥驻军……”   “是杜鲁门的意思还是杜威的意思?”   “是杜威的意思,另外外交圈子还在传美国也通过瑞士方面试图和日本谈条件,具体是什么还没打听到。”   “看来太平洋舰队惨败是确凿无疑了。”霍夫曼微微一笑,“您可以和对方谈谈我们的反馈,但原则需要把握住,调节还是那些条件——但换个不那么咄咄逼人的口吻说出来比较体面。当然,最终我相信是谈不成的,您要掩护军事行动展开,南非、南美战役很快就要打响,我不会给美国人喘息的机会。”   里宾特洛甫一愣,随即马上反应过来:元首得知美国人惨败,心里要价已提高了,当然明着反悔是不会的,他心领神会,拍着胸脯道:“我保证圣诞节前不会达成任何有约束力的条款!”   “吊一吊杜威的胃口,不过不要把关系搞僵了。再说,他还不是正式总统呢,急什么?”   就在日德两国磨刀霍霍准备推进下一步战略时,华盛顿局势已严重到千钧一发的地步。虽然太平洋战役战果尚未公布,但敏感的舆论已认识到情况不妙——码头戒严、医院里伤兵满地,大批飞机频频在城市上空出动,前线怕是又打了大败仗。   他们用一切手段向华盛顿、向陆海军、向参联会打听,知情人士要么三缄其口,实在被纠缠不过就抛下“等待正式消息”的话,这种蹊跷离奇的局面验证出情况非常不好——政府要么还不知道最终结果怎么样,要么在试图掩饰、粉刷最终结果。如果是和平时期,舆论老早起来揭穿黑幕了,但现在因为联邦调查局和胡佛的管制,报纸也不敢这么干,把胡佛逼急了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再退一万步说,记者和编辑们也很怕得知残酷的真相,大家都像鸵鸟,打算先把头埋起来再说。   太平洋舰队大部分残余部队在11月1日晚间时分才返回洛杉矶和旧金山,为掩护他们撤退,西海岸陆海航出动了大批飞机掩护,最初众人因为一架侦察机的情报,还以为日军会紧接着前来进攻,但后来发现是虚惊一场。10月31日中午以后,联合舰队主力便从距离西海岸大约1400公里的地方开始回转,以16节航速缓缓撤退。   但当时的场面对这些残余军舰来说是具有极大震慑力的,黑夜中一波又一波日军飞机的到来,毫无反抗余力地被碾压使得他们在逃亡路上一直担惊受怕、风声鹤唳,很多人直到踏上西海岸的土地才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撤退军舰中人员最齐整的就属德卢师号——不但整条军舰毫发无损,还带回了俾斯麦海号护航航母上的所有人员。但其他军舰就没那么多幸运,到处都是损失惨重的海军官兵,特别是伤病员的哀嚎声使得整条军舰活脱脱像个人间地狱,把前来码头接应的陆海军官兵都看哭了。   哈尔西的表现更让人担心,他目光呆滞、神情崩溃,一路上守着麦凯恩的遗体时而喃喃自语,时而嚎啕大哭,两天两夜拒绝饮食。为防止发生意外,副官和参谋们不得不轮流看守着他,防止他做出不理智行为来,最后总算是安全抵达了洛杉矶。   斯普鲁恩斯在码头迎接他们,见到熟人,哈尔西神情才略微恢复一点正常,但没说两句,看着麦凯恩的遗体推过,连斯普鲁恩斯也痛哭起来——对方在他住院时,几乎每天下午都来看他,那时候大家还有说有笑,没想到竟是永别。   考虑到麦凯恩的遗体毕竟在海上呆了不少时间,虽然天气寒冷,为防止发生意外也要尽快入殓,斯普鲁恩斯强忍着巨大的悲痛宽慰着哈尔西,最后由陆航安排了飞机将众人送到华盛顿。   一到华盛顿,哈尔西也支撑不住病倒了,又是抢救又是输液,总算医生全面检查后发现身体问题不大,只是遭受巨大打击使他无法承受,休息几天就能好。   11月2日下午,参联会召开了扩大后的紧急会议——这次会议破天荒在医院召开,现在不仅尼米茨,连斯普鲁恩斯甚至杜鲁门都因巨大的打击而住进了医院,整个华盛顿权力中枢、指挥中枢已完全瘫痪,众人顾不上一般日常事务处理,心思全扑在军事上,现在美国的战争形势可谓恶化到了极点。联合舰队虽然回转,但并不表示西海岸就是安全的,日本人要来随时随地可以重新再来。   丢光全部舰队,变成光杆司令的英格拉姆上将冒险从珍珠港先飞阿留申群岛,然后又飞回西海岸参与了会议。由于海军几个大佬接连倒下,再加上米切尔、休伊特等人又在大西洋上警戒德国舰队,他被临时任命为参联会海军事务负责人,和特纳一起联手处理日常事务。   杜威强撑身体向众人介绍了对德、对日和谈进展情况,对他提出的有关修正后的对德合约条款,众人没什么反对意见——打不过人家,当然只能接受屈辱的条件。   关于对日停战条件,杜威表示中间人已将意思转达给了日方,但收到答复至少还要3-5日,因为上次日本提出和平建议被美方拒绝后,这条线就中断了,要重新恢复需要时间,而美利坚最需要恰恰也是时间!   “根据珍珠港陆航的侦查情况看,日军对夏威夷进攻恐怕已箭在弦上。”英格拉姆向众人介绍了夏威夷目前面临的严峻形势,“近一个月来,潜艇部队报告日本从本土不断向中途岛方向派出船队,他们虽击沉了一些,但自身伤亡也很大,现在这条线路根本切不断。   陆航远程侦察机对中途岛和圣诞岛都进行了详细侦查,发现两岛都在进行大规模施工,最让人担心的是中途岛,航空和防御力量越来越强,人员也在陆续增加,飞行员向我报告,他们遭到了fw-190、ta-152甚至是喷火战斗机的拦截!另外,我们还发现了大批登陆艇——少部分日本型号,很多是德国西贝尔级登陆艇!”   一听到喷火的字样,所有人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他们已通过外交渠道得知了英国人把巨人级航母给了日本,现在看起来,英国人很过分地将喷火战斗机也给了日本,接下去该不是日本陆军驾驶丘吉尔或克伦威尔坦克来夏威夷登陆吧?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