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1944捷与闪电42

1944捷与闪电4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俾斯麦海号当然不是幽灵船,恰恰相反,在傍晚7点钟前,该船基本满员,从舰长西蒙斯中校以下连飞行员在内一共798人。   自接到撤退任务后,西蒙斯便琢磨该怎么办才能尽快将全舰800号人民转移到对接的德卢斯号轻巡洋舰(克利夫兰级)上去,通用办法是依靠救生艇或交通艇摆渡,但他认为不方便且慢,必须另找新办法。   唯一有利的是该舰只需对接德卢斯号即可,苦思冥想几小时后,身为户外运动爱好者的西蒙斯忽然想出很好的办法——架钢缆!   在右舷飞行甲板栏杆上布置钢缆并让救生艇带着钢缆另一头,在对面官兵配合下勾住德卢斯号下层甲板栏杆,架起一条钢索道,两舰保持100米多宽度差,低速同向、并行行驶,即可保证钢缆处于张力适度,又不至于引发两舰碰撞。   由于飞行甲板高度高于巡洋舰甲板高度,顺着钢索荡过去在重力作用下可较为轻易地滑到巡洋舰栏杆外,他让人试了一下,只要有人接应,大约几十秒钟就可以荡一人过去(一条钢缆可支持10人以上),唯一要求是荡过去之人胆子要大,千万别看脚下,否则一准被波涛汹涌的海水吓傻而掉下去。   在海上这么干危险当然是不小的,虽然他还能在两船中间布置救生艇,万一中途摔落也能抢救下。最初他并没未将其当成是主要手段,只是想给某些胆子够大而又来不及转移的小伙子们一个额外选择。   但日军出其不意的进攻打乱了所有人的阵脚,他深知只要被炸弹找上,以俾斯麦海号这孱弱的小身板一定避免不了舰毁人亡的局面,而速度慢的卡萨布兰卡级要想逃脱根本就是痴心妄想,便和德卢斯号商议紧急撤离,一面向南转向,一面找合适地方就地停船快速转移人员。   于是这条补充通道摇身一变成为两舰间快速转移的主要通道,为了加快速度、提高安全性,灵机一动的参谋人员还想了其他招数——既然钢索荡已建立起来,为什么要人员一个个荡过去呢?仿造缆车直接一批批过去岂不是更快?   于是维修地勤们用救生艇紧急改造了一个悬挂吊篮,在其前后端配上缆绳,一边依靠重力和高度差荡过去,一边让德卢斯号上的官兵奋力拉拽,虽然吊篮晃晃悠悠看上去有些风险,但比个人单枪匹马荡过去是容易多了。过去时虽重,但由高往低放,速度不慢,吊篮收回来虽然由低往高,但因为轻,留守官兵拉起来也不难。   亡命关头,水兵们不管害怕不害怕,最后都咬牙通过钢索吊篮荡到对面,德卢斯号上的官兵为抢救战友,同样使出浑身解数,最多时两舰一共布置了4条钢索(平时这些钢索用来拖曳其他船舶使用),每条钢索每次串着5个人快速释放,最终大部分水兵都靠着简易缆车荡到对面。   幸运的是,这2艘军舰未被第一攻击波发现,2条军舰大胆停船,既不开灯,也不对空反击,只有条不紊地利用这套办法转移人手,仅仅1个小时左右便将绝大多数人员转移过去——逃命关头,美国大兵涌现出非凡的力量和勇气,哪怕再害怕之人,闭上眼睛,在空中也嗖嗖一下荡过去了。   20:24分,仅仅一个多小时,借着日军第一、二攻击波间的空档,所有船员安然转移,然后德卢斯号砍断钢缆,解除两舰锁定——这也是4个日军飞行员看到的最后情形。   本来按麦凯恩的统一部署,各舰还要最后留几个人操纵军舰以吸引敌军视线,但西蒙斯不想让手下白白牺牲,便用两根铁棍卡住舵盘,保持航向。他本人则与最后一批撤离的人员乘坐救生艇去德卢斯号,当他踏上甲板后,所有人都报以热烈的掌声,为西蒙斯舰长叫好——他英明的决定挽救了全舰798人的生命。   众人神情复杂地与俾斯麦海号告别去,德卢斯号很快就凭借克利夫兰级32节高速向东北方向亡命狂奔,至于被卡住舵盘的俾斯麦海号,依然以18节的航速不紧不慢地往南漂用来吸引日军注意力。   现在这艘护航航母便成了4个飞行员的战利品,独一无二、绝无仅有的战利品!   整段故事在战后被搬上了日美两国的银幕,美国人拍了前半段,叫《惊天大逃亡》,日本人拍的是太田敏夫等人俘虏航母的后半段,叫《壮志凌云》,顺带把清扫三重奏的故事也一起涵盖在内。   “什么?我军4个飞行员俘虏了一艘空的护航航母?”收到电报的草鹿龙之介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但一看落款上的名字,他也忍不住乐了起来,“原来是太田敏夫和西泽广义……就没这几个家伙不敢做的事!”   显然,中将参谋长大人对清扫三重奏印象是很深刻的。   “派几架水侦把最好的轮机官兵派几个过去,把船开回来……让他们把灯光打开,不然不好找!”   葛城号上,松田千秋和一干参谋收到这样的消息也笑翻了,大家议论纷纷:“一艘船连带飞机,哪怕是便宜的护航航母,最起码也值1、2千万美元吧?就这么扔掉不要了?”   堀悌吉知道消息却没笑,只默默叹了口气。   “长官?”   “这种卡萨布兰卡级护航航母,建造只需6-8周,美国开足马力一年可造百艘以上,在美国人看来,上面官兵比军舰重要多了。”堀悌吉无可奈何地感慨了一句,“我在想,什么时候日本能富到随便扔掉几千万美元连眼都不眨一下呢?”   众人一片无语,换日本这是不可能的,哪怕一船人全死光了都要想办法把船保下来,或许这才是长官感慨实力差异的缘故?   “让他们把灯光打开,不然被第三波误伤了就不好……另外发明码电报要求美国军舰投降,只要打开灯光就地驻锚,我军就视同投降,不予攻击,天亮后会来接收!对不肯投降的敌军,坚决予以消灭,不必留情!”   过了半分钟,堀悌吉又补了一句:“这几名飞行员非常勇敢,为帝国建立了极大功勋,理应重点表彰。事成后,为首者晋两级,奖金10万;其余有功人员,晋一级,奖金5万!通报全军表扬!”   “10万?”众人眼睛瞪得滚圆:在这个海军大将年俸禄还不满1万日元的年代,10万的的确确是笔巨款——够买半架零战。   “他们搞到的船值几千万日元啊……按我本心,奖励100万都不为过,可惜钱太多会害了他们,也会引发不必要的争议——先就这样吧。”   于是,历史上到最终阵亡也未混上军官的太田敏夫转眼成了海军大尉(基于他这几年战功,出发前已授予少尉军衔,西泽广义因为击落数量较多被授了中尉),不过现在太田敏夫根本没心思去想这些,他只盼着轮机官兵早点来,好把临时船长的头衔赶紧卸掉——在漆黑一片的海面上开船可比开飞机难多了……   “亚拉巴马号发来诀别电……他们遭遇敌机围攻,已身中3条鱼雷,撑不了多久了。”华盛顿时间日出时分,参谋们眼圈红红地向尼米茨等人报告。   “威廉他们呢?”   “旗舰富兰克林号已经弃舰,有一批人逃生,估计被驱逐舰所救……”   刚说了一半,就有参谋急匆匆赶来:“刚刚收到哈尔西长官发来的电报,他和部分人员已转移到驱逐舰上……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他受伤了?”   “他没事,不过……”参谋吞吞吐吐说道:“……麦……凯恩将军阵亡了!”   “什么!”闻听噩耗的尼米茨再也挺不住,一头栽了下去,很快就被救护车拉去了医院,旁边其他人,包括斯普鲁恩斯和特纳在内,全都哭了……   杜鲁门和杜威一直在参联会里等待消息,闻听这样的结果也忍不住潸然泪下:前不久刚刚损失了巴顿,今天又损失了麦凯恩,医院里住了一堆将军,刚刚又倒下尼米茨,可悲的是,美利坚的胜利曙光迄今遥遥无期。   李海沉默了半天,最后劝道:“从目前战况看,太平洋舰队主力基本保不住了,夏威夷的局面将相当凶险,美利坚在这场战争中已无可避免地输了,趁现在日本还没打下夏威夷,德国也没逼近本土,建议寻求停战吧……无论日德。”   杜鲁门和杜威都下意识地摇摇头,倒不是他们不肯和,而是现在这和平条件不好谈。   刚才两人已在私底下就和谈进行了意见交换,杜鲁门告诉了杜威上一次日本求和的条件,当然现在战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也不敢奢望继续按原来的条件开。   杜威也不想怪杜鲁门拒绝日本的和平提议——换了他同样会拒绝的,在这场战役以前,他甚至还想对德和平、对日战争到底呢。基于目前局面,杜威认为应该现实一点——“保证菲律宾独立、美国商业资本在远东利益不受侵犯就可以了……至于珍珠港事变也不再日本要求道歉,只要日本官方出个声明,系外交人员失误就好。”   这当然是在骗鬼,可不这么说也不行。但两人深知,即便这种条件要让日本现在接受,恐怕非常难。   可再难有比打赢还难么?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