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1944捷与闪电41,

1944捷与闪电4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944捷与闪电41,      哈尔西抱着麦凯恩的尸体恸哭不已,所有人都双眼流泪、悲痛万分。   与麦凯恩一起阵亡的共有13个参谋——这架战斗机根本不知道他刚才那随意的一梭子就收割了四分之一的tf50舰队指挥部人员,甚至还差点把哈尔西也一并收割走。   麦凯恩中将是其中最不幸的——在人堆里被20mm炮弹弹片命中阵亡,在他中弹前,这发炮弹已连续带走了3、4个人的性命,如果不是这群参谋们替他挡下大部分爆炸威力,他连向哈尔西交代遗言的机会都没有。   而如果这梭子不是用mg151,用是威力更巨大的mg213打出来的话,恐怕连距离更远的哈尔西也得交代在这。阴差阳错下,tf50舰队司令部成员在最坏的时间点遇到了最具杀伤力的攻击——如果在舰桥,20mm炮弹根本拿厚重的防御毫无办法,但暴露在甲板上,别说20mm炮弹,就是传家宝都能把人体直接打成两截。   麦凯恩阵亡是整支tf50舰队悲剧命运的缩影!在这个夜晚,有数百人遭到了战斗机的无情杀戮……   21:27,率队离开战场的渊田美津雄拍发战况汇报,大凤号、葛城号舰桥里一片欢腾,源田实大声朗读着第二攻击波战报,激起众人一片又一片惊叹声:   舰队航母:一艘确信沉没,另一艘重创后瘫痪,已见敌军弃舰;   战列舰:一艘中雷3条,确信重创;另一艘中雷后中创,速度降低为14节左右;   巡洋舰:击沉、重创4艘;   护航航母:击沉、重创者逾6艘;   驱逐舰:至少击沉5艘……   “第二攻击波已全数返航,部分油料紧张的攻击机返回本舰队,油料充足的飞机去二航战降落。”源田实补了一句,“长官处已派出第三攻击波,部分飞机根据第一攻击波建议携带了燃烧弹。”   冢原点头微笑:“捷2号作战大功基本告成,剩下就是打扫战场的工作,此役过后,美军太平洋舰队即将覆灭,再无挣扎余地,我军可全力攻击夏威夷,展开捷3号作战。”   “板载!”   “祝贺长官建立如此不世功勋!”   “主要赖堀长官运筹有方,各将士奋勇杀敌,也感谢诸君协力。”提出“交叉穿梭”战术并奠定最终胜局的冢原大将丝毫没有自矜之色,反郑重其事交代众人,“值此大胜之际,提醒各舰小心谨慎,尤其留意海面,不要让美军潜艇偷袭,免得功亏一篑。”   所有人都没想到,并不是所有飞机都返航了,还有4架飞机没返航,当然也没被击落,他们现在面临的局面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就是匪夷所思!   第二攻击波中,清扫三重奏成员的西泽广义、太田敏夫各自带僚机出击,为攻击群提供掩护,他们领到的任务是两个:其一,击落美军飞机,保护攻击机群安全;其二,寻找有价值的军舰目标,为攻击机提供攻击方向。   虽然夜彩云可指示集群舰队目标,但个体目标依然要依靠飞行员用照明弹目视搜索,战斗机打照明弹帮攻击机进攻是飞行员们集体商议好的策略。   西泽广义和僚机驾驶的是紫电改,太田敏夫和僚机驾驶的是烈风改,到目标舰队上空后,预料中有可能的美军夜间战斗机根本没出现,转了几圈发现用不着掩护舰攻后,4架战斗机便分头去寻找有价值的目标,此时海面上早就打成了一锅粥,到处都是上下飞舞的攻击群。   太田敏夫不愿意和别人一起凑热闹,便想拉远了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21:02,经过好一番搜索后,他的僚机率先发现一艘护航航母,该舰航向诡异,居然笔直向南,而且脱离大编队很远。   他立即招呼太田敏夫过来确认,两架飞机盘旋、查看了好一会,确信是护航航母无疑,但奇怪的是,无论他们怎么打照明弹、怎么扫射甲板及上面停驻的飞机,对手都毫无反应,更不还击,仿佛沉睡了一般。   太田敏夫吃不准美国人的想法,光靠战斗机又没法击沉敌舰,便在耳机里拼命呼叫攻击机,喊了3分钟,攻击机要么没来、要么抱歉地表示炸弹已投光准备返航,倒把在不远处的西泽广义给招呼过来了,他带着僚机同样扑下去仔细查看,甚至扑到很低的高度也没发现对手有什么动静,最后大着胆子在这艘航母上空来回通场三次,依然不见美军反击。   “奇怪,这艘军舰上的人都死光了?”   “或许美国人逃跑了。”   “可逃跑的话怎么船还在开?”   “说不定底仓里还有人躲着……”   “他们不会想投降吧?”   “想投降为什么不站出来摇白旗。”   “说不定怕我们问都不问就直接击沉。”   “躲在底仓不是死更快?”   4个人在耳机里扯了半天淡,最后依然得不出明确结论。   太田敏夫心一横,说道:“我下去看看吧。”   西泽广义诧异道:“你不是下去过了么?”   “我是说,我降落在上面,如果美国人想投降,我说服他们好了!”   其他人大吃一惊:“这太冒险了!”   “你们把照明弹打亮一点,降落我估计没问题,美国人能起降,我也能!”说罢他不管三七二之一,真就扑了下去,西泽广义来不及阻止,只好一边让其他两人打照明弹照明,一边驾机时刻监控下面,一有不对就准备开火。   太田敏夫的烈风改在空无一人的甲板上成功勾住了阻拦索,稳稳当当把飞机停在跑道上——烈风改比f6f轻一吨多,停稳所需距离比f6f更短,丝毫没撞到甲板后部那几架支离破碎的f6f。   降落的太田敏夫一开始不敢造次,在座舱里躲了半分钟,手指头一直按在机关炮上,准备一旦不利就开火,结果并没有埋伏的美国兵出来,他最终大着胆子、提着手枪跳出座舱并四处查看起来,结果越看越惊讶,整艘船上上下下都没一个人,那些f6f也空无一人,仿佛是条幽灵船。头顶其他3人不明所以,只觉得更加诡异,后脊背寒气嗖嗖地往上冒。   不过甲板上倒丢弃着不少东西,他从中扒拉了一把卡宾枪便壮胆朝底仓冲下去,其他飞行员连大气也不敢出,一边绕着航母飞,一边死死关注他的表现。   到底仓后,更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在太田敏夫面前:里面同样没有敌军踪影,他一连用英语吼了几嗓子,又拉开卡宾枪打了几发,半天没见回应。等冲到轮机舱一看,他差点要笑出来——硕大的舵盘被两条铁棍紧紧卡住,只管对准180度航线往南开。   “美国人把船扔了不要了?”他实在想不明白具体情况,一边自言自语地重返甲板,一边使劲招呼上面几架飞机也下来。   西泽广义只见他在招手,却不知道他在喊什么,急得抓耳挠腮,总算对方喊了几声发现不对劲,返回座驾用上了耳机:“你们几个下来吧,这船没人!”   “没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表示难以置信,“怎么可能?”   “就是没人,我骗你们干什么,哦,我去把灯打开,方便你们降落。”   他整整摸索了好几分钟,总算靠懂点英语找到了这艘俾斯麦海号护航航母的甲板灯光开关,瞬间将甲板点亮,然后又用力将自己的烈风改推开,将甲板的杂物踢掉,给其他人腾出了地方——他相信凭战友的本事在这艘护航航母上降落不难。   众人不疑有他,以西泽广义为首依次降落,一停稳就急不可耐地跳出座舱,七嘴八舌地围着太田敏夫问起来。   “下面人要人要投降?”   “没有!我是说,下面没人!”   “什么?那谁在开船?”   “船自己在开……哦……舵盘被人故意卡住了。”太田敏夫引着众人实地一览,全部是掩饰不住的震惊之色。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俘虏了一艘空船?”几个人交头接耳,全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们谁会开船?”   “这个?我不会……”西泽广义尴尬地摸着后脑勺,“我是预练科的,没摸过船。”   “我们也不会!”   只有海军兵学校出身的飞行员才有机会接受系统的航海科教育,这几个都是航校毕业的飞行员,对航海即便有那么一点理论印象,现在也不知道抛哪里去了。   “好吧,我总算还当过几天水兵,看过轮机长怎么操纵,我来吧。”太田敏夫壮着胆子把铁棍抽出,像模像样地往右打了把方向,嘴中煞有其事地念念有词,“右舵30度。”   众人只感觉脚下庞大的船体开始慢慢转向,虽然是不是30度不清楚,但向右拐弯确信无疑。   西泽广义恭维他:“你不去读海军兵学校当船长可惜了……”   “我先过会船长瘾,你们去外面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或定时炸弹,然后赶紧给长官发电报,让他们想办法派人来接收,靠我可开不回去……”太田敏夫嘲笑道,“美国人真是败家子,这么好一条船说不要就不要了?”   在接下去的巡视中,众人发现甲板上有几根钢缆拖在船体左侧的栏杆上,另一头长长地拖在海水中——这是在刚才的盘旋侦查中未看清楚的,看到这些东西再联想到甲板上的部分杂物,众人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