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12

1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通向铁幕之路()      “放弃除波多黎各以外的势力范围……”   “赔款1500亿美元,挂钩500亿桶德克萨斯原油……”   “加入德国为主导的国际体系……”   “特派员同志,这是德美议和的主要条款?”美共副总书记兼劳工阵线理事长托马斯拿着这张薄薄的纸似乎如有千钧重,站起来惊呼道,“赔款1500亿?放弃所有海外领地?”   “基本错不了,这是今天杜威政府在国会秘密质询会上的发言,另外还有两个议案值得我们高度关注……”   “什么议案?”   “1000人以上的游行、集会实行审批制,需提前报备,按指定时间、指定路线行动,否则视为非法串联予以制裁;第二条,裁撤100万陆军部队、停止征募新的陆军部队以便节约军费……”   “第一个议案可以理解,明显是政府为限制我们的举动才采取的高压政策;第二个议案让人就不免感到困惑,仗还没打完就急着裁撤军队是什么意思?”托马斯奇怪道,“就算是裁撤100万军队也节省不了多少费用,反而容易因为人心浮动而造成更大混乱,白宫这批笨蛋们难道连这些都不懂?难道他们铁了心投降德国人,连带军队也要限制?”   “军队当然要限制,德美有约定,任何一方武装力量最高不得超过300万人……”特派员脸色冷峻地摇头,“但这不是条约要求,根本原因是麦克阿瑟准备对工人运动下手了,我们有充分的消息表明军队已和华尔街勾结在了一起。”   “军队?华尔街?”托马斯楞了一下,“杜威要当1871年的梯也尔?”   “不是杜威,是麦克阿瑟要当诺斯克!”   托马斯当然知道诺斯克是谁,后者是德国社会民主党右派领导人,在1918年11月革命中担任柏林总督和军队总司令,是镇压德国斯巴达克派11月革命的总指挥,他曾经说过:“总有人要在这件事(指镇压)上当血腥豺狼的,我不怕担这个责任!”   “他?”托马斯大吃一惊,随即又缓缓点头,“特派员同志,您说得没错,这个人不但敢,而且双手已沾满了人民的鲜血……”   所谓人民的鲜血当然就是指麦克阿瑟当年用坦克和骑兵部队镇压一战老兵去华盛顿抗议的行为——当初可是死了很多人。   这段时间以来,在美共总书记福斯特强调合法斗争、发展势力之余,以托马斯为首的激进派也在认真准备武装斗争的方式,他们对1871年法国巴黎公社、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和1918年德国11月革命三段历史进行了深入学习,得出了结论:要么不走武装斗争这条路,一旦要走,第一要快,要趁政府军队还未聚集起来就动手,特别是要在中心城市抢先动手;第二要多面出击,死守首都或其他大城市毫无出路,最后只能被政府军层层围困后击破;第三不要左讨论右分析,必须当机立断、火速行动,先把局势带起来再说,否则一讨论、一分析,人多嘴杂,极容易走漏风声,同时不必要的争议也会造成思想混乱。   特派员分析道:“裁撤部分军队是一石二鸟的策略: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军队在压缩自己的力量,准备往后退,这会起到迷惑作用;实际上麦克阿瑟要裁撤的是本土的国民警卫部队,而不会裁撤从澳新退回来、从夏威夷退回来的军队,这意味着什么您知道么?”   托马斯点点头,这他当然清楚:澳新的部队虽然现在是艾森豪威尔管的,但都是麦克阿瑟带了2-3年的部队,他指挥起来更有心得;本土的部队特别是那些组建不久的国民警卫队都是美共渗透很厉害的部队,此消彼长之下,当然力量对比就会发生重大变化。   “有什么借口可以阻止他们么?”   “很难,单纯从军队战斗力而言,裁撤实力比较差的部队确实理所当然,而他们当中确实也有很多人也不想服役,现在有这个命令在手,您觉得会是什么场面呢?”特派员叹息道,“肯定是各种想法都有,本来就足够混乱,然后就会变得更加混乱,我们在里面进行的动员、组织的力量和安排的骨干将不得不面临七零八落的风险……”   托马斯也皱起了眉头:与偏重于工人阶级和工团组织不同,他的力量有很大一部分都渗透到了军队中去,与福斯特共同构建起了两翼齐飞的架构,如果军队这条线断掉,不但美共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他的力量、他的支持者和政治资本也将受到极大削弱,这是他完全不能容忍的。   “另外,麦克阿瑟把忠于自己的军队调回来,也有准备放手镇压的意图,他用削减的经费满足了海空军的要求,使得他暂时稳住了这两支军队;他会轻而易举地找到一个借口,告诉他的手下和支持者,之所以美国要向德国投降,是因为赤色分子在捣乱——他会力图把我们渲染为美国的11月罪人。”   说到这里,特派员的口气很严肃:“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些手段我见得多了,鲁登道夫为推卸自己打败仗的责任,胡扯什么11月罪人导致了德国的失败;俄国孟什维克政府总司令、反动军官科尔尼洛夫以消灭叛国者,保卫俄罗斯为由,讨伐革命者,现在麦克阿瑟就试图在走这些老路。革命能不能成功,当然取决于敌我力量的对比,但在敌我力量对比失衡之前,首先取决于革命者的勇敢和机智。当初法国大革命面临危机时,丹东、马拉等革命家就出来大声疾呼:’要大胆,再大胆,总是大胆,法国就得救了’,我认为目前美国革命也面临这样局面,形势已发展到新的阶段——现在拿起的不是防守的武器,而是进攻的武器再大胆一些、再勇敢一些,美国就得救了!”   这番话说得托马斯顿时热血澎湃起来。   特派员又道:“而且现在我们也没法退缩,因为1500亿美元的赔款已是板上钉钉了,虽然国会山还在纠集这么多、怎们赔,但德国人的最后期限是圣诞节,只要圣诞节前还没有完成全部手续,他们就要动用原子弹来结束战争了,这是资本家们最害怕的,他们已被原子弹吓破了胆,只要一旦确定赔款由美国人民承担,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跪倒在希特勒脚下……托马斯同志,历史考验您的时刻到了,能不能拯救美国、拯救美国人民,就在您的一念之间,时间已经不多了,一旦这些革命军队遭到裁撤,一旦从海外归来的反动军队集结在刽子手麦克阿瑟麾下,我们就会付出更多、更大的代价,现在您站出来,才能最大限度地保留美国元气,才能最大可能地保护美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当华盛顿先生带领大陆军打响反抗英国殖民者的第一枪时,他难道就没有想到英国人实力强大么?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如果您站出来,美国历史将迎来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新的奇迹!”   托马斯点点头:“我明白了,我尽快去部署,我会和福斯特书记最后再协调一次,我还是希望他能够一起站出来带领无产阶级前进。”   “这是当然,革命的重要关头,没有人嫌自己的力量多,不过,您要抓住革命的主导权,不能让野心家和阴谋分子篡夺权力!”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