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16

1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通向铁幕之路()      已三天没有和特派员同志接上头了,托马斯用尽一切办法去找却都无疾而终,甚至派出去的手下还告诉他,感受到一路盯梢的fbi探子。   今天传来的消息更不妙,在fbi工作的同志发回来秘密消息,说亲眼目睹特派员和另外一个年轻人被抓捕,根据他形容的面部特征,托马斯基本可以判定是特派员无疑了。而去特派员住处的党内同志也表示,屋子里被翻得乱糟糟,很明显有人闯入过。   结合以上各种情况,托马斯认为特派员有90以上的可能是被抓捕了,现在fbi应该还在调查口供和其他证据,试图发现更多人群,如果特派员能够顶住fbi的严刑拷打,那事情基本就到此为止了;如果顶不住而交代出来,那就会给美共带来灭顶之灾。   虽然特派员除了自己之外只和少数几个美共高层接触过,但只要打开缺口,fbi顺藤摸瓜抓下来之后必定是连锅端,这种危急的时刻,他可不敢把全部希望寄托在特派员的坚贞不屈或fbi的愚蠢上。   所以他悄悄召集了激进派的骨干,商量如何尽快起事。本来大家还觉得有些仓促,但托马斯把情况一分析,大家就立即动摇了——再不动手,一旦等敌人动起手来,自己就会全部完蛋。   “这充分说明了形势的严峻,我们不能再迟疑了……必须马上发动群众,现在民众都对1500亿赔款不满,我们可以放出风声,就说政府已决定通过通货膨胀、增加税负来转嫁负担,让民众抗议,然后我们就可以动手了。”   “那怎么动手?我们对于搞武装起义一点儿经验都没有。”   “没关系,只要把群众发动起来就好,武装起义自然有专业军人来操办,上次不是说威廉·福克斯中校已决定站在我们这边么,就让他来领导好了,起义成功之后,可以人民他为工人赤卫队的副总指挥!”   “福斯特书记那里?”   “来不及说服了,就说福斯特总书记已赞同我们的想法,决定领导全党打响推翻资产阶级的第一枪……”托马斯掏出一张纸,上面写了革命的目标,“我们必须在纽约和华盛顿同时发动,一个是美国的经济首都,一个是美国的政治首都,一起控制起来才完整,才能给予资产阶级最大的震撼;另外,五角大楼和海空军各枢纽第一步不要破坏,我们不是要与军队作对,而是要争取军队站在我们这边,特别是要广泛发动同情我们的军队官兵站在我们这边,只要部队能站过来,少数反动军官是左右不了大局的。必须要占领的地点有这么几个:警察局、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总部和发射塔、电报电话公司、铁路站与调度室、华尔街,如果有可能,再考虑占领白宫、国会大厦和fbi总部,把那些政治犯都放出来。”   他特别强调:“类似白劳德这种叛徒、内奸、工贼,应该在起义后第一时间予以打倒,绝不允许他跳出来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   手下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托马斯忽然想到一点,吩咐道:“如果我们在起义过程中发现了苏维埃俄国派驻美国的军事教官,应千方百计地劝说他们留下帮助我们掌握部队、配合起义,他们的革命经验和作战指挥能力对我们很重要。”   众人都点头表示明白了。   “起义时间就定在11月7日凌晨3点,希望我们一举成功!”   “11月7日?”大家嘀咕着,这不就是十月革命的纪念日么,但随即一个个眉头都开始舒展开来,虽然**员不应该有任何迷信,但两个日子选在一起显然不能用巧合来形容。   “同志们,改变美国历史的决定性时刻终于来临了,我们应该挺身而出,完成历史和人民交付我们的重担。”托马斯站起来,慷慨激昂地说道,“无产阶级在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而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我们迸发出的力量必将使整个世界都为之发抖!”   这种激昂的态度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感染了所有人,大家一起站起来,高唱“……英特耐雄耐尔一定会实现!”后立即分头行动。   有一点托马斯估计错了,他以为这两天fbi不动手是因为特派员在狱中坚贞不屈,暂时还未向敌人交代,但实际上,马林科夫到了fbi,一见到胡佛就全盘托出了他的计划,并用激烈的态度要求胡佛立即去抓捕美共激进派。   “你以为你是谁?”胡佛不屑地看着马林科夫,“我们怎么做需要你来指手画脚么?”   “我不是威胁,我……”   “是,我知道,美共和托马斯那个白痴很快就要发动暴乱了,我为什么要去阻止他们,这对我有什么好处?”胡佛哈哈大笑,“不闹一闹怎么让人知道我们的用处?不乱一乱怎么能让政客们明白暴力机关、警察和反谍系统存在的价值呢?他们不是整天叨叨咕咕说这样会变成警察国家而缺乏自由么?现在我给他们想要的自由——直面恐惧、暴乱、朝不保夕、瑟瑟发抖的自由!他们一定会爱上这一切的!”   “你以为我不清楚红军教官团背后的勾当?难道我不知道勃列日涅夫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我装不知道而已……会有人收拾他们的!”   “你!”马林科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要感谢斯大林同志,虽然我没能抓住德国间谍,但他派的间谍省了我很多事,我真想给他发一枚一吨重的大勋章!至于你,马林科夫同志,适当的时候我会把你放回去……”胡佛似笑非笑地看着马林科夫,“我知道你深受斯大林和贝利亚的信任,现在不但是俄共中央委员还是国防委员会中最年轻的委员,进入政治局更上一层楼指日可待,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就是破坏其他人的政治前途,所以我不会阻挠你进步的,我相信我们在很多地方会有合作的共同语言。”   “你……”马林科夫如果现在还听不出来胡佛想干什么他就真是太傻了。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给你留案底,也不会有其他人证明你被捕过,过两天等托马斯发动后,我会找个机会把你放出去和他汇合的,怎么样配合他把革命闹得有声有色就看你自己了……对了,你们的交通员和北美行动特别组负责的安德罗波夫你觉得可靠么?如果不能为你所用,我帮你解决掉。”   “你别痴心妄想了,我不会答应的。”   “别啊,年纪轻轻身居高位,为什么要想不开?我又不要你出卖斯大林……他现在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可出卖的,相反,任何一个美国政治家如果将来想办成点大事,一定不会放弃与俄国联手,我们是联盟,是同志啊!”   “呸!”马林科夫吐了他一口,胡佛不以为意地掏出手帕擦了擦,继续和颜悦色地说下去。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