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第十六章 最危险的男人 16

第十六章 最危险的男人 1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对这消息很感兴趣,然后笑了起来:“老鼠和猫也能合作?”   “一开始我也想不明白,不过后来就懂了老鼠和猫毕竟是在家里斗,没人想把家给毁了,不过要是有外人人想把房子给点了,老鼠和猫难道不应该一起合作对外?”   斯科尓兹内顿时脸色一僵他就是那个点火的外人,不过他很快镇定心神,讪讪地附和道:“也是,不过我有一点奇怪,这位老大可是意大利人啊按照忠诚法案难道不是?”   船老大讥笑起来:“忠诚法案明显是用来对付不知道自己分量傻子用的,对黑手党还讲这个?你看,军队里不少德裔将军,他们有事么?”   斯科尓兹内深以为然。   胡佛放手使用卢西亚诺是有前提的,因为他知道西西里岛黑手党和意大利其他地区的黑手党关系密切,卢西亚诺正是其中穿针引线的人物,而意大利黑手党一直遭墨索里尼政权的打压。卢西亚诺自认是忠诚的美国人,如同他忠于西西里岛、忠于黑手党,他也忠于美国,他在狱中放话表示愿与当局合作。美方再三考虑后认为,如果有他的秘密组织帮助,打击轴心对美国水域渗透不是难事,于是双方达成秘密交易。在卢西亚诺授意下,昔日默默无闻的码头工人、渔夫及为非作歹的地痞流氓转眼间变成情报机构的耳目。这些人暗中严密监视,防止有人搞破坏,并叫停任何可能耽误卸货的罢工行为。   黑手党还吸收情报人员当卧底,让他们扮成码头工人。作为交换,即使在狱中,卢西亚诺仍可操控整个“地下帝国”,后来被转移到一个乡间俱乐部服刑除了不能外出外,其余与正常生活无异。   他心里一动,试探性地问道:“这么说来,密西西比码头上也有情报局探子?”   “有肯定有,不过不会很多。”船老大讥笑道,“纽约可是东海岸第一大港口,那儿是德国人重点盯梢的目标,多派点人很有必要,密西西比河上能有什么?如果德国人都能渗透到这里,那说明东海岸早就打烂了那还打什么,趁早投降算了。”   “也不一定是德国人,德克萨斯不就乱了起来?听说几十万墨西哥人悍不畏死地往我们这里跑。”   “那些墨西哥人,哎,也不知道他们撞了什么邪,一个劲往美国跑,都以为美国是天堂?”船老大借着醉意,“啪”地掏出一张10美元钞票,“看到没有,有了这玩意才是天堂!”   斯科尓兹内哈哈大笑起来,然后道:“有笔生意,不知你敢不敢做?”   “什么生意?”   “现在美墨边境被封锁了,我有几个兄弟想通过海路把人从墨西哥带过来。”   “偷渡?”   “别说这么难听么投奔光明的天堂,拥抱自由世界的事,怎么能叫偷渡?这叫热爱,发自心底、无私的热爱!”斯科尓兹内满脸堆笑,却偏偏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们的责任就是帮助这些迷失羔羊找到新的出路,开始新的生活!”   “哈,兄弟!”船老大借着醉意,拍着比他足足高半个头的斯科尓兹内的肩膀,“说得好,说得好,我他妈服了!你这个水平我看可以去当政客了!”   “他们负责把人带到新奥尔良或其他港口,你负责帮着他人送到内陆去,如果给他们安排一个做苦力的活,那就更好不过了。”斯科尓兹内点了点那间临时改装的船舱,“那里挤一挤,放25个人完全没问题,其他你再挤上25个,一船凑足50个人,每人收100美元,一趟就是5000!”   “我要120!”   斯科尓兹内想了想,最后道:“成交!”   “痛快”船老大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你们非盯着那间舱室改造,原来早就想好了,真有你的,脑子就是好使。”   “发财的生意谁不想做?我也是突然想到,先带着兄弟们踩踩点”   深夜时分,加西亚对斯科尓兹内说道:“老大,我们都准备好了,今天夜里动手么?”   后者摇了摇头:“计划有变,行动取消,保持戒备,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怎么了?”加西亚一脸诧异,根据最初设想,到第二天夜间是要干掉这批水手的,因为船上人实在太多,容易引起外界怀疑,干掉船员后,人数就会下降到比较合理的范围内。至于干掉船员船还能不能开的问题,根本不在突击队考虑范畴内。对这批身怀绝技的突击队员来说,天上飞的大概只有火箭不会,连喷气机都可以尝试下;水里行的除了航母和战列舰等大船玩不转,驱逐舰、鱼雷艇甚至潜艇根本不在话下,区区一条内河轮船,哪里在他们眼里?   但斯科尓兹内通过与船长的攀谈,知道前面至少有3道关卡,虽然查得不严,但熟面孔比检查更要紧,贸然干掉船员容易引起检查方的怀疑本来顺理成章的例行检查就可能出事。至于人数众多,他相信船长会帮他们遮掩和解释的对方现在已了解他们在做什么生意,这一点道行在河上混熟后当然不在话下。   另一点要考虑的问题是他与船长的攀谈中了解到了很多信息,这都是宝贵的、非常有用的一线消息,有利于更好地展开行动而这是身为普通人的沃尔夫所不具备的能力。比如他试探性地问起橡树岭那一带情况时,船长就说他也觉得奇怪,那儿1、2年前根本无足轻重,一下子涌入了不少部队,而且还划了军事禁区。   这和元首提供的情报高度吻合,斯科尓兹内就知道自己距离真正的目标很接近了,他还想再从船长口中套一套其他消息。   第二天下午,皇帝号通过第一个检查站,当检查员登上船,扯着喉咙问船长:“老杰克,有什么了不得发现么?”   “有啊我找到了这个。”皇帝号船长老杰克从怀里掏出一瓶威士忌,朝对面扔了过去,“我贩卖了一瓶私酒,我坦白,我有罪现在我就交给大人,不要为难我的兄弟们。”   “哈哈哈!”对面的检查员嘻嘻哈哈地接住,快速瞟了一眼货色,不动声色地揽入怀中,然后又问旁边的斯科尓兹内,“这位倒是有点面生。”   “这是我新雇的伙计,很能打从码头上扒拉出来的。”老杰克大声道,“汤姆、小威利、斯塔姆他们几个像娘们一样生病了又有货要运,没办法只好把他们留在新奥尔良,带几个新伙计上路。”   大块头斯科尓兹内扬了扬手臂,露出了发达的肌肉,对面几个都是一笑不以为意,生病什么的明显是托辞估计是被打断手脚在养伤呢,在好勇斗狠的水手中间这是常事,难怪老杰克又找了个大块头。   他们随意检查了一下货物,对比了货单,随意用了几根杆子戳了下便敲了“账货相符”的图章,然后又检查了一下舱室,看到一堆水手在赌钱行乐,不由得皱起眉头:“怎么这么多人?”   “一部分是我的人,还有是新来的准备去北面开开眼界的家伙,我收了他们的路费。”   检查员本来还有点怀疑,仔细一听全都是吆五喝六用美国俚语在赌钱并大呼小叫的家伙,立即放下了心,“走吧,下次小心点,最近可不安生。”   “墨西哥人?”   “是啊,到处都说人手不足,居然把我们的人都抽走了5个去维持秩序,真是岂有此理。”检查员一边嘟囔,一边挥手放行。   皇帝号通过第一个检查站,渐渐向孟菲斯驶去。   斯科尓兹内知道自己赌对了,如果昨天夜里干掉了船员,今天这关就有麻烦,解决几个检查员不是难事,难的是解决掉后如何安然无恙地摆脱且不惊动他人,现在这样安全过关,岂不是比硬闯更好?   通过检查站的皇帝号再次启程,缓缓向孟菲斯方向开去   ps:卡文中,感觉写特战的灵魂被兰克吸走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