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第233章 背锅侠杜威 5

第233章 背锅侠杜威 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元首的脑洞深深折服,这计划还要放给各国讨论,明摆着就是放出去恐吓美国人的,也不知道谁会当内应,但世事无常,万一用上呢?——当初曼施坦因制定从阿登山区横穿用于法国战役的计划一开始不也没人看好么?最后还不是元首力排众议用上了,众人忽然有点期待起来。       当霍夫曼组织筹划高堡奇人恐吓大计时,杜威刚刚完成了新政府班底的组建。       在最引人注目的国务卿岗位上,他任命了56岁的约翰·福斯特·杜勒斯,杜勒斯可不是无名之辈,他的外祖父约翰·沃森·福斯特是本杰明·哈里森总统的国务卿,姑父罗伯特·兰辛是伍德罗·威尔逊总统的国务卿,现在他又出任杜威总统的国务卿,完全继承了家族的光荣传统。       杜威之所以任命杜勒斯为国务卿,一方面是因为对方是华盛顿政治世家中的重要成员,有利于团结更多力量维持自己的统治,另一方面也因为杜威颇有自知之明地知道自己在外交领域并不擅长,且总体偏年轻——只有42岁,需要一个老成持重但又不能显得太老的政治家搭配执政,时年56岁、一直负责共和党外交政策制定和对外发言的杜勒斯看上去就非常适合。       说句实话,当过纽约州长的杜威在内政领域非常得心应手,打击犯罪、倾听民意、关注民生的水平和手段也很高明,但对外和军事是其两个软肋,特别是他的年龄,作为总统实在显得年轻了点,在欧洲外交圈子里除非是皇室或勋贵出身,否则42岁的年纪能不能混上使馆一秘还是个问题,如果美国实力独步天下可以颐指气使,他当然不用顾忌,想怎么来就怎么来,而现在受制于欧洲太多,即便心高气傲的美国人也要放下身段。       杜勒斯在这方面的资源就比杜威强很多,他不但与欧洲外交圈子联系很紧密,而且因为罗伯特·兰辛的提携,他刚刚年届30就担任了凡尔赛和会美国代表团法律顾问(主持代表团实际工作是自己姑父,这种肥水怎么会流外人田?)——朝中有人好当官的道理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接着他在战后赔款委员会工作,对恢复德国经济和重新武装起了很大作用,换而言之,杜勒斯先生不仅和德国高层很熟,还对德国人“有恩”,这是赫尔之流万万比不上的。       当然,“有恩”这件事也可以理解为他们是放任德国、以至于现在世界格局败坏的始作俑者,但高层政治家没有人看问题这么狭隘。扶持德国、武装德国是凡尔赛-华盛顿条约后美国为打破英法两国排挤而制定的国策,是得到头面人物和财团一致认可的,杜勒斯只不过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要算账算不到他头上去。而且德国最初的表现确实也符合美国的预期,深刻动摇并破坏了英法的殖民体系,迫使他们公开或秘密向美国求援,然后美利坚就可以待价而沽,最后像上次大战一样赢钱个盆满钵满,成就世界霸业。       可惜日本人不解风情偷袭了珍珠港,把美国快速拖下了水,更可恨德国人太能打,不但揍得英法生活不能自理,连体型庞大的北极熊都被打得只剩最后一口气——原本笑盈盈想看德国陷入两线作战的美国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东西两大洋遭受轴心夹击,而且至关重要的维持通道——巴拿马运河和合恩角航线还被切断了,这让实权派如何不慌张?       启用杜勒斯,和德国人攀一攀交情、缓和一下情绪未尝不是一个好招!       不过杜勒斯就任后的第二天,他提出的第一个议案并不是迅速寻求与德国妥协,而是出人意料地谈到了俄国问题,他表示:“俄国不但与中国连成一气,而且与日本、德国都有根深蒂固的矛盾,虽然双方意识形态不同,但现在民族和国家的生存已压倒了一切,我相信斯大林先生对此会采取务实而谨慎的态度,能够超越意识形态的鸿沟。即便资本主义和**不共戴天,在双方打起来之前先要把纳粹和日本军国主义送下地狱!”       “所以?”       “所以我主张联俄,扶持一切有利于我们的力量,帮助一切有助于巩固、提升美利坚利益的对象,而不管他的政治色彩是什么。”杜勒斯慢条斯理地表示,“俄共甚至**、法共、意共、英共、希腊**、塞尔维亚铁托甚至日共都是可以利用的力量!”       现在如果根据武力值排名,俄共当然是当之无愧的一把手,但拥有5省之地、近6000万人口和200万武装(杜勒斯看过魏德迈的秘密报告,不敢将其称之为军队,只称为武装)的**也是不容小觑的对象,杜勒斯认为比欧洲蹦跶了几十年但最终一事无成的各国**不知道高明多少倍。       “但是蒋?”杜威为难地开口。蒋在竞选时通过秘密渠道给他提供了一笔政治献金,还表示支持他竞选,这件事他记得很清楚。       “蒋或许本人还算清廉,也有想法,但他的政权很**,他的命令已不能自如地从上至下传达,他的军队也不是有效团结的统一体——无论史迪威将军还是魏德迈将军都不太看好,或许在抵抗日本侵略这件事上大家勉强还有点共同利益,但随着日本从中国逐步退出,从军事打击改为政治劝降后,蒋政权对日本力量的牵制几乎削弱到几乎不能看的地步,而**至少当初还愿意调集兵力投入印度战场,在极端困难的前提下还给予了英国人不小的帮助,我认为他们更有潜力!”       参联会众人点点头,由于美国在战场上输得极惨,所以现在大家不好意思嘲笑斯大林老爹和中**了,大家都是半斤八两、彼此彼此,如果后者有美军的装备和后勤,说不定还能打得更好些。       杜威很快明白了杜勒斯的想法,他的重点在于秘密扶持俄共、**,“那非美委员会这里?”       “得想个其他办法,让这件事看上去像个交易而不是援助……”杜勒斯沉吟着问麦克阿瑟,“您觉得引入1000-2000个有实战经验的红军军官帮我们培训新兵怎么样?不上一线,就在国内!”       麦克阿瑟一愣,他倒没往这方面考虑,克拉克却开了口:“我看可以!陆航不是引入了俄国飞行员么?为什么陆军就不能用红军军官?我们是请他们来传授经验的,他们与德国人交手多年,一定很有心得……”       “我原则上赞同,不过,军队赤化的风险?”麦克阿瑟说了他的顾虑。       “这就需要和斯大林好好谈一谈,我们聘请红军军官是来传授打仗办法,不是来传授布尔什维克煽动的,所以我们只要纯军事军官,政治委员一个也不要,而且不允许他们宣传这方面的丁点……作为交换,我们也承诺不拉拢斯大林的手下。”杜勒斯耸耸肩,“至于互有好感之类的就顾不上了,军人与军人总有特殊感情的嘛,希特勒都帮我们培养了15万党卫军,不引入一点其他因子克制下,今后很难办啊、部队会不好带的……”       于是大家都把目光投向杜威:这么重大的决策,涉及政治、经济、意识形态、军事和外交,没有总统点头怎么行?       杜威想了几分钟,觉得这事虽然不完美,但不啻于一个好思路,现在家大业大的美帝缺小弟啊——轴心48国集团发电报抗议可是让他手忙脚乱了好一阵子,48国甭管大国小国,起码架子拉起来了,再看看同盟国阵营,现在连24个都快凑不齐了,更别说里面还有好多流亡政府。       他一咬牙,对杜勒斯的提议点头同意,“你们大胆去做,有什么问题我负责,我当总统是要给美国人民解决问题的,不能瞻前顾后、怕这怕那!”新上任的杜勒斯成功地烧了一把火。       第二把火很快也烧了起来,里宾特洛甫打电话给霍夫曼:“元首,美国新任国务卿杜勒斯先生通过瑞士方面发来消息,希望和我碰面一次,私下交换些意见……”       “杜勒斯?他成了国务卿?”       “是的,这是我们的‘老朋友’了……”       连霍夫曼也不得不感慨历史惯性的强大,杜勒斯原本要到1953年才在共和党政府时期担任国务卿,没想到共和党提前上台,他也提前成了国务卿。       “你的想法呢?”       “虽然暂时我们不想和美国人达成妥协,但杜勒斯直接开口,似乎不去不好。”里宾特洛甫小心翼翼地解释,“他不仅和我打了招呼,还通过洛克菲勒、福特等一些财团领袖也向这边的西门子、克虏伯打了招呼,同时以个人名义对您遇刺表示慰问和对恐怖分子进行谴责。”       霍夫曼笑了起来:杜勒斯有点意思。       “让他来吧,我们保证他的安全和来去自由,请他不要有任何顾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