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第225章 在大不列颠 15

第225章 在大不列颠 1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女人的八卦之火几无穷尽,霍夫曼深知这点,他只开了个头,辛普森夫人便刨根问底地打探下去:“被利用了的老首相居然没拿掉温斯顿的位置?”
  
      “这就是温斯顿的狡猾之处:第一,他有能力,工作上表现不错;第二,拿掉他的位置显得老首相很不成熟——看上去像挟私报复,工作是工作,私人感情归私人感情,他不会授人以柄;第三,阿斯奎斯先生自己当上首相才几个月时间,马上就换掉内阁成员,岂不是说明他组阁时很鲁莽、很草率?拿掉温斯顿会动摇他自己的威信。”
  
      辛普森点点头表示懂了,黑猫苦笑着附和,这段话他没法评价,里面涉及原因很复杂,除了当事人恐怕没第三人会知道,不过有一点确信无疑,老首相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只推说维奥莱特外出时不慎摔落悬崖后昏迷,虽然包括《泰晤士报》在内的三大主流报纸都刊登了首相爱女失踪的消息,但没哪一家采访到真相,更没人联系到丘吉尔身上,甚至维奥莱特本人在回忆录里也只字不提这段往事,大家只以为她是温斯顿的红颜知己。
  
      黑猫却知道这里一定有猫腻:阿斯奎斯一共当了8年首相,他刚当首相时,维奥莱特已21岁,一直拖到1915年变成28岁的老姑娘才结婚(以20世纪初的标准来看),结婚对象是个普通的板球运动员。考虑到老首相显赫的地位和权势,这桩婚姻非常令人费解——恰当的政治婚姻才是标配。
  
      霍夫曼还表示:“为这个难以忘却的负心汉,维奥莱特结婚的日子选在温斯顿结婚的同一天,连教堂也是同一座,据说连主持仪式的圣职和其他摆设都是同一套。在未来几十年中随着对方地位节节攀升,为维护温斯顿的形象和地位,可怜的维奥莱特还要在外界面前装出自己是温斯顿好朋友的形象,是红颜知己,认识温斯顿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一件事……我看到这些情报时,我简直不敢相信!”
  
      “真是个可怜的女人!”辛普森对黑猫道,“她比我可怜多了,我至少能拥有你全身心的爱。”
  
      爱德华八世耸耸肩,报以微笑。
  
      “温斯顿夫人克莱蒙娜也不是个简单角色,我的老朋友墨索里尼有一次和我吹牛,他很受克莱蒙娜夫人仰慕,曾在对方访问意大利时在郊外别墅独处好几天,那时候他担任意大利首相没几年……”霍夫曼眨着眼睛,后面的话戛然而止——独处时会发生什么他就不说了,让人自己去猜。
  
      这当然不是吹牛,这件事发生在1926年,那时候不仅丘胖子对法西斯蒂有好感,克莱蒙娜更心驰神往,她还把这段感情写入给丘吉尔的信中说:“他(指墨索里尼)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既简单又自然,非常有威严;他的微笑十分迷人,一双美丽的金棕色眼睛可以洞穿你的心灵,令你不敢直视……他使你充满一种愉快的敬畏……”
  
      “是嘛?不过我对此不感到奇怪,这符合她的一贯作风。”辛普森夫人掩着嘴笑了起来。
  
      七八年前,因为丘吉尔在外面沾花惹草,克莱门娜和丘吉尔闹翻,负气出走去了美国,与一个保镖、英俊的单身中年男子菲利普一起在美国生活了2年,这件事辛普森夫人完全知情——她是美国人嘛,当时她还和爱德华八世嘲笑丘吉尔大臣头上的帽子绿油油的。当然那时胖子还不是首相,两家也没什么根深蒂固的矛盾,再加爱德华八世很快面临退位风波,根本无暇顾及这种风流韵事。
  
      克莱蒙娜当然有自己的问题,关键胖子也不是盏省油的灯,一生中不知道勾搭上了多少“玩伴”,甚至还放浪形骸地说“我认为粉色丝绸内衣是女性最好的伴侣”这种轻佻话,且送出过几大箱子高等丝绸货——对象是何等关系不问便可知。
  
      这点从霍夫曼与辛普森夫人的会心一笑便可得知,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丘吉尔的母亲——伦道夫-丘吉尔的妻子,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据悉是爱德华七世的情妇,是先认识爱德华七世并由对方介绍给伦道夫·丘吉尔为妻(可怜的伦道夫当了接盘侠),而且三次结婚,后两次结婚对象年龄甚至比儿子温斯顿·丘吉尔还小——这说明丘吉尔的作风是有家族遗传的。
  
      至于丘吉尔本人,外界不止一次有人怀疑他是爱德华七世的种——光秃的脑袋,水桶一般的粗腰,神似的面容,无非因当事人都足够显赫,没人敢乱嚼舌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