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第216章 在大不列颠 6

第216章 在大不列颠 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份和与黑猫的密切关系,下塌地只有一个地点——白金汉宫。不过让亚当斯烦恼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有一种传言,谓魔王夜间会居住在狮号战列舰上——这就让动手难度大了不少,甚至大到无法可想的地步。       谁有把握能去一艘戒备森严,周围满是驱逐舰和s艇保驾护航的军舰上行刺?       这一点还真不是猜测,而是作为安保措施中相当重要的一条被提出来。本来一般国宾如果表示自己不住在伦敦而坚持要住军舰上会惹得主人大发雷霆,但显然元首不在此列。无论黑猫还是艾德礼都知道有人意图对元首不利,意图在已显得缓和的英德关系上再撒一把盐,所以现在安全第一,面子什么的无所谓。再说,驻在狮号也没有侮辱大不列颠——凡是悬挂国旗的军舰都是一国的流动国土,狮号战列舰既然是皇家海军军舰,既然悬挂大不列颠旗帜,当然也是英国国土的一部分,住在军舰和住在白金汉宫没有政治意义上的不同。       为以防万一,希姆莱和鲍曼在出发前还为霍夫曼准备了替身,双方有9成神似,甚至于在某些细节上,替身比霍夫曼更像元首——毕竟霍夫曼现在改了很多元首的招牌动作,演讲时手势也不那么剧烈,而替身依然是魔力十足的动作范。不过有一点可以显著区分,面对大人物时,替身表现出来的气场和霍夫曼的气场完全不一样。       神通广大的盖世太保甚至连爱娃都准备了替身,这是从勃兰登堡部队中精心选拔出来的。相对而言,爱娃的替身显然更好解决一些,因为爱娃不会是刺客的主要目标,即便和本人不是特别像也不要紧,因为爱娃很少露面,除身边亲信和高层外,谁能分得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也就是因为黑猫一家和爱娃都很熟悉,再加上因为推迟婚期的事情要考虑安抚爱娃,否则霍夫曼并不一定非要带她出国。       “看来,只能用埋设路边炸弹或地雷这个法子了……”豺狼叹了口气,“可如何知道车队的路线呢?就算是知道路线,又如何确定哪辆车是魔王本人的座驾呢?”       “先生,您不要着急,总有办法的,今天晚上,我们在白金汉宫的暗桩就会去踩点。”       “你们一切小心。”       在去白金汉宫的路上,霍夫曼婉言谢绝了英国皇室的御驾马车——他不是君主,更不想这么招摇,还是准备乘坐自己的奔驰防弹轿车,这次一口气有5辆一模一样的车子备用。爱德华对马车也并不是特别感冒,他是乘坐自己的劳斯莱斯来的。       不过很快,霍夫曼和他咬了咬耳朵:“陛下,我想临时和您商量一下改个行程,让其他人去白金汉宫,我和您一起去其他地方。”       “改行程?其他?”爱德华八世一愣,“您想去哪里?”       “我们上车说?”       霍夫曼和爱德华八世一同上了奔驰车,爱娃和辛普森夫人则上了劳斯莱斯——这算是对等交换,谈不上谁没面子,就爱德华八世而言,他认为选择和霍夫曼同乘一辆车是可以接受的,对方毕竟是欧洲霸主。       “陛下,元首想去墓地……”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置的斯科尓兹内转过头回答了爱德华八世的疑问,不过表情有些凝重,“哪里埋葬着两位国家英雄,一位是不列颠的英雄,一位是德意志的英雄——后面那位是我们的兄弟,元首想去看看他。”       “这位英雄有什么了不起的事迹?”       “这……”       “奥托,你说吧,到现在一切尘埃落定了,我有什么话不能听呢?”爱德华八世笑笑,“你不也是我的警卫么?”       “他是兰克突击队队长,阿尔贝特-兰克,他曾带领我们突袭了贵国密码破译机构。陛下,我向您坦白,其实我在1942年9月份就来过一次大不列颠,我的英语其实是为了这次行动才学会的……”       “我就知道,你会英语,身上一定有故事。我想起来了……你说的这件事我知道了……”爱德华八世叹了口气,“这是个悲剧,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无论如何,这里埋葬着两位英雄——不分英德!”       “陛下,我不是强拉你去看素不相识的人,我是在考虑这件事的影响——如果我去看了兰克,而贵国对自己的英雄什么表示也没有,英国人民会很失望的……”霍夫曼认真道,“您没有战败,更没有投降,只不过遭受了一些挫折,大不列颠依然是十分骄傲而自豪的民族!”       黑猫怵然而惊:他一瞬间就明白这件事的冲击力。这确实是比较棘手的一件事,要不要纪念、表彰这场战争中的英雄是现行英国政府面临的一大困扰,有霍夫曼这句话打底,他起码知道应该怎么做了。而且他现在知道德国对英国方面宣传英雄不会很介意——这不是在抵制德国,而是在正视历史。       ……       莉莉呆呆地坐在伦敦东郊的墓地里,时而看了看天空,时而喃喃自语,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战争结束了,很多英国家庭被俘的亲人依次返回国内,过上了家庭团圆的生活,虽然遭受了一些磨难,但至少人员齐整,可以重新开始生活。但她的爱人——剑桥大学高材生、数理学家麦克唐纳却完全回不来了,他的名字已变成墓碑上冷冰冰的石刻。       躺在墓地旁边的,是丈夫生前的同窗好友,也是杀害丈夫的凶手——阿尔伯特-兰克,更是她少女时代曾暗恋过的人物,她不知道自己满腔的爱恨情仇该如何释放,作为文学院的高材生,她遭遇了比小说情节更离奇的重击,她恨不起来,也哭不出来,只能呆呆地坐在这里看着两人。       大队官兵迅速包围了墓地,斯科尓兹内看到莉莉后呆了一呆——没想到在这样一个冬日上午能看到对方。       “陛下、元首,我打听过,这位是麦克唐纳先生的遗孀,我虽然知道她,却从未和她主动打过照面,我没勇气和她对视。”       霍夫曼点点头:“我知道了,别惊动她,我和陛下慢慢走过去,鲜花和勋章准备好了么?”       身后的达尔格斯点头道:“都准备好了!”       “您是麦克唐纳夫人?”       “是的?”       看到霍夫曼和爱德华八世到来,莉莉转身想走,她是剑桥大学毕业生,不是两眼不闻窗外事的家庭主妇,一看到霍夫曼和爱德华八世这两张脸就认出两人是谁,周围庞大的警卫更说明了这一点       “尊敬的太太,我能和您说几句话么?”霍夫曼开口道。       虽然奇怪霍夫曼一口英语,但莉莉的口气显得冷冰冰:“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对麦克唐纳先生的遇难,我感到非常抱歉和痛心,今天我专门来祭奠他。”霍夫曼充满歉意地说道,“我从兰克口中知道您,您的见识应该能够明白,这是两个孤立的人,为各自国家、各自民族的利益而投入的一场厮杀,他们没有个人仇恨,他们曾经是兄弟……我很悲痛,我希望这种悲剧今后永远不要再发生了,我有一个梦想,希望兰克先生和麦克唐纳先生的后代今后能亲密无间地坐在一起,继续是兄弟姐妹,永远是兄弟姐妹……”       霍夫曼说完,亲手把鲜花和条幅先放在麦克唐纳墓碑前,并深深鞠躬。       “向为大不列颠国家利益奋斗终生的麦克唐纳先生致以崇高敬意——阿道夫-希特勒敬挽。”       随即,他又把一枚勋章摆在兰克墓碑前,同样奉上鲜花:       “为德意志民族复兴事业奋斗终生的兰克烈士永垂不朽!”       “兰克,我来看你了,我曾答应过你,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你一定要回来,我会履行承诺,把你带回德国去。”       达尔格斯把一本证书和一份石油基金份额受益人册子交给莉莉:“尊敬的夫人,这是兰克烈士作为德意志金双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拥有者有权获得的奖励,考虑到他没有后代与其他亲属,同时鉴于他和您一家的特殊关系和特殊遭遇,我们决定把这份遗产转交给您……”       “不不不,我已拿到过一批黄金了,我不能要。”       “您拿着吧,这笔财富同样也是对在这次事件中丧生的其他学者的一份慰问金,我们没有能力为所有人送去慰问,只能委托您转达。”霍夫曼伸出手去,握住了莉莉冰冷的双手,“您的孩子将来成长、教育都需要钱,委托别人照顾墓地也需要钱,这是我们唯一能想到的安慰,如您想去德国定居,我们也表示欢迎。”       “元首……”莉莉啜泣着说道,“我能请求您一件事么?”       “可以,只要在我能力之内能办到。”       “可不可以不要把兰克带走,我想让他们两个人永远在一起……”       霍夫曼想了想:“我明白您的心意了,就按您说的办,今后就委托您好好照看两位英雄了。”       “谢谢您!”       “对不起!我要诚挚地说一声,对不起!”霍夫曼带着斯科尓兹内朝莉莉深切地鞠了一躬,然后是爱德华八世和其他人鞠躬。       第二天清晨,兰克和麦克唐纳的故事便见了报,墓地里挤满了络绎不绝前来吊唁的人群,两人的墓碑前堆满了象征哀悼的菊花或康乃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