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第201章 天翻地覆的12月 11

第201章 天翻地覆的12月 1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卫国战争是艰辛而不堪首的,对每个苏联人而言仿佛像做了场噩梦一般,对退守乌拉尔山以东的布尔什维克党就更是如此。       虽然从7月份开始红军就陆续与轴心联军摆脱交战状态,开始有条不紊地撤退与转移,但这一路上的曲折和担惊受怕始终困扰着东俄,哪怕近5个月后,布尔什维克党中央搬迁至鄂木斯克后,这种紧张情绪还没完全消弭。       停战带来的喘息良机显而易见,几个月里,布尔什维克党以极强的毅力完成了近900万民众和军队的转移,将在1945年12月31日如期完成撤退近1000万人的目标,这是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即便连霍夫曼知道后也叹为观止,认为布尔什维克党在危急关头发挥出来的效率、忍耐和动员力真是无与伦比。       在两军停火前,乌拉尔山以东全部军民加起来不到1800万,而供养这1800万人已显得非常吃力。舆论观察家们普遍认为斯大林能在接下去几个月将他在乌拉尔山以东的几百万军队和近百万行政干部转移过去就算是极大胜利,最后没想到斯大林足足圈定了近1000万人口大迁徙400多万军队与党政机关人员,500来万其他家属与人口,然后在布尔什维克控制的东莫斯科中,斯大林还迁移并留下将近50万的红色人马这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后留下的。       要知道人口迁徙不是简单地人员运输,而是要在本方控制区构建起维持生活、恢复生产的组织来,在这5个月中,布尔什维克除转移人口外,还转移了很多资料、图书和党政机关设施这同样是一项十分浩大的工程。       也不是没人建议霍夫曼趁斯大林人口迁徙、军队裁撤的过程中撕毁合约杀过去,但一来对德国国际形象不利,二来他不愿意为消灭剩余那点布尔什维克力量而折损太多生命,这没必要。再者说,一旦德国消灭了斯大林的力量,弗拉索夫马上会接管这片领土,过上10年、20年又会发展成一个新斯大林,这是何苦来哉?       换而言之,布尔什维克控制的人口在1945年开始将近2800万,比起巴巴罗萨前8亿的数字显然不能比,但比起当初空旷一片的苏联亚洲部分而言,现在要充实多了。       每个人都深知人口和领土重要性。在这场持续近三年半的战争中,苏联损失了近3000万人口,总量从8亿锐减到5亿,再剔除纷纷独立的其余18国,两个俄罗斯治下人口总数只有1亿堪堪出头弗拉索夫控制着其中7000多万,斯大林控制着其余近3000万。       如把东西俄当一个总体看待,勉强还算欧洲第一人口大国,但如果把已算亚洲国家的东俄部分撇除,西俄人口目前在欧洲只能排到第2位,第一位是9700万人口的德国。       不过德国9700万并不是纯粹的德意志人,其中纯粹德意志人(75%以上德意志血统)大概不到8000万,加上至少有一半德意志血统的混血儿和荣誉雅利安人也才刚刚超过8600万,另外1000多万构成很复杂:包括近350万丹麦人(已剔除德意志种族丹麦人),600多万捷克人(包括摩拉维亚人,但已剔除原捷克斯洛伐克中德意志人口)和零零星星其他种族人口。       单纯从外表看,捷克人、丹麦人和德意志人没有区别,但语言上存在明显差异:捷克人说捷克语,丹麦人说丹麦语,很多人并不能听懂德语。宗教信仰也有一定差异:捷克人大多信仰天主教,丹麦人倒是和大多数德意志人一样信奉新教基督教路德宗。       为让德国领土扩张获得充分的法理和历史依据,霍夫曼指令戈培尔发明了两个名词:一个叫“自古以来”、另一个叫“神圣”。       丹麦人“自古以来”就是日耳曼民族重要组成部分,捷克所在国土是神圣罗马帝国时期开始就“神圣不可分割”的领土,西波兰是普鲁士“神圣不可侵犯”的传统领土。       ps:本书被起点屏蔽微信公众号“月影梧桐”上免费浏览,欢迎关注       有一点霍夫曼倒是很爽快地承认:波兰人从来不是德意志人,所以他把所有波兰人包括一部分犹太人、捷克人、吉普赛人乃至其他零零散散民族全塞到小波兰中原俄属波兰。       欧战结束后,德国就开始大范围领土变更,整个领土合并过程中最顺利的大概要属卢森堡这个一战后从德国割走的传统德裔区一直认为自己是德意志人,现在正好家,国小民弱的卢森堡当然没有德意志来得响当当!       合并阿尔萨斯和洛林也比较顺利,这里大部分是德裔人口,少量法裔或者跑国,或继续在德国治理下生活,鉴于法德和解,霍夫曼已指示地方当局要友好对待他们,不过官方态度是明确的,德国不承认非德意志人的双重国籍德国是德意志人的天然故乡,任何合格德意志人只要申请,比较容易获得德国国籍且保留原国籍,但如果不是德意志人,那获得德国国籍难如登天,在阿尔萨斯和洛林的法裔可以在领土变更后自动获得德国国籍,但如他们还想拥有法国国籍,那对不起了,只能强制迁徙。       收阿尔萨斯和洛林、收卢森堡有现实依据,吃掉波西米亚、摩拉维亚和西波兰也有历史依据,唯独吞并丹麦比较牵强,不过在东欧“生存空间”上很好说话的霍夫曼在丹麦问题上态度却很强硬一定要吃下来!       在他看来,有了丹麦,德国面向北海就完全打通。更重要的是,吃掉丹麦,拿下冰岛、法罗群岛、格陵兰岛等丹麦领地立即顺理成章了,格陵兰岛此时实际意义还不大,但法罗群岛和冰岛却是制约大不列颠的有效砝码,他绝不容许游离在外。       在这种强硬政策推动下,冰岛和法罗群岛很快完成公民投票,上面的德国占领军比居民人口都多,投100万次票都不会有其他结果。唯独丹麦的公民投票费了很大力气,丹麦毕竟是有近400万人口的国家,即便有几十万德意志人,有上百万愿意加入德国且亲德的丹麦人,至少还有另一半丹麦人不愿意和德国合并割让冰岛、法罗群岛乃至北石勒苏益格(一战后部分划入丹麦)都无所谓,关键丹麦本土要独立,但霍夫曼知道这不可行不吃掉丹麦怎么顺理成章拿这些海外领地?       经历了无数骚乱、谣言、非暴力不合作乃至游击队,盖世太保和党卫军拼命把局面压制下去留着的那4个集中营就是在这种时候派用场的。事态最紧急时,足足25万装备精良、刚刚从东线撤退来的德军囤积在丹麦,第一次确保了丹麦“民意测验”选择合并比例超过半数。       霍夫曼也不可能一味强硬,他也有不少怀柔手段,比如经济、政治上的一些安排和表态,对丹麦裔党卫军官兵的大力褒奖,还破天荒派出工作队去丹麦挨家挨户谈心一战后期丹麦抚养了数万德国孤儿,这些男孩子成长后不是在国防军就是在党卫军中效力,他们全被最高统帅部紧急抽去原养父母家中“做工作”,要求确保原家庭、亲属乃至亲近街坊对公民投票表示赞同。       平时和丹麦联系比较深、交流互动频繁的工人协会、医师协会、工程师协会、教师协会都被要求与对口丹麦协会“做工作”,甚至连海森堡都在百忙中给他的老师波尔和其他丹麦教授写信,呼吁:“在这个历史性的时刻,请让所有德意志人团结在一起!”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