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铁十字 > 第八十三章 海啸余音 中

第八十三章 海啸余音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啸余音(中)      听罗斯福介绍完金上将讲述的相关策略后,李海叹了口气:“金上将恐怕没将他的全部担忧告诉您。”   “他试图对我隐瞒真相?还是对我有所保留?”罗斯福眉头一扬,显然很不高兴,“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应该都不是,只怕他还没想好应对之策。他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不允许有太多不受他控制的东西,或许在想两全其美的办法。”李海走到地图上,指着一个点说,“情报人员显示德国人在这里很快就有大动作……”   罗斯福抬眼看去,发现正好是直布罗陀:“您认为直布罗陀很快就会失守?”   “西班牙已决心为德国人提供各种方便,在德国海陆空三军围攻之下,我估计直布罗陀撑不住一个月……”李海又用手在地中海中部拍了一下,“这里还有整整一支联合舰队,您能想象他们全部冲入大西洋的场景么?”   罗斯福惊呆了,他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可怕的场景:如果德国打破直布罗陀封锁,联合舰队携手意大利海军冲入大西洋,不仅将大西洋搅得天翻地覆,就连整个东海岸都会在日本超级战列舰的大炮下瑟瑟发抖(他根本不知道大和级通苏伊士运河)——不管英国人有多少军舰都难与三国轴心全部海军力量相抗衡,哪怕加上大西洋舰队也不行。   “我们必须支援甚至保卫直布罗陀?”   “做不到!”   “做不到?”罗斯福愣住了,“这怎么可能,起码能延缓一下崩溃或者失守的时间吧。”   “这件事很有难度的事。”李海解释道,“保卫直布罗陀要塞两个途径,第一,拥有制海权,能消灭周围对要塞怀有恶意的势力并为要塞守卫提供源源不断的补给;第二,拥有制空权,遏制敌人对要塞的进攻。现在这两项都办不到。”   罗斯福急速思考起来:由于意大利海军和联合舰队就在地中海里,要杀进去争夺制海权确实太困难——如果同盟海军有把握在地中海战胜轴心海军,还不如放弃直布罗陀把敌人放出来打,起码这样还能远离轴心的陆上基地。   “那就争夺制空权……”罗斯福说道,“我可以派遣足够的飞机和飞行员给直布罗陀。”   “运去!就算是真将飞机运送到守军手里,没过多久就变成一堆废铁。”李海耐心地解释给罗斯福听,“直布罗陀没有任何战略纵深,只有一堆炮台和一个机场,容纳量极其有限,敌人用火炮就可以摧毁和封锁机场,而且夜间都可进行。只要一开战,陆地机场马上就会被摧毁。只有在直布罗陀附近布置航空母舰才有希望……问题是,不管这艘航空母舰部署在哪里,轴心国都能找到并予以打击——因为周围遍布德国机场,目前我还找不到能顶得住陆基攻击机的航空母舰。”   “这么说来岂非束手无策?”   “我只想到一个办法,但时间来不及。”   “您说说看。”   “把葡萄牙拉进同盟,然后在该国部署足够的军事力量,利用葡萄牙协同直布罗陀防御。”   罗斯福苦笑起来:“先不说葡萄牙能否答应,哪怕现在马上答应,我们派军事力量过去也来不及。就算是葡萄牙入盟,他能有多大概率面对德国的陆地进攻而生存下来——就条路本身就走不通。”   罗斯福疑惑地问道:“那金上将为什么不和我点明?我不是不通情达理之人,军事上有困难我能理解——轴心要这么容易打能席卷半个地球?”   “因为他害怕您出于某些政治因素而强迫采取某些军事策略。”   “比如说?”   “您命令他派护航航母去支援直布罗陀,从上面起飞战机尽可能延缓德军进攻。在很多人看来,护航航母相对廉价,哪怕损失了也不心疼,如果出于某种战略目的非要牺牲的话,他们是属于可牺牲的范畴。”   罗斯福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今天金上将听到英国人索要20艘护航航母时反应会如此剧烈——像被踩住了尾巴的猫一样,原因原来出在这。   “这策略有问题?不管用?”   “也许管用。”李海叹了口气,“可一条护航航母上少则800900人,多则上千,要想支援直布罗陀,我们需要做好付出1520条护航航母沉没的心理准备。”   罗斯福呆住了:15或20条船他无所谓,可上万的海军官兵……他没来由地打了个寒战。北海战役损失了3500金上将就开始拍桌子骂人,如果真在直布罗陀外海稀里糊涂损失上万海军,估计海军上下要暴动了吧?   “而且,直布罗陀就在西班牙边上,德国人随时可以打——这策略只能延缓要塞最终陷落的时间而不能改变最终命运。”   “那有什么意义?”   “意义很大——时间越往后拖对我们就越有利,因为联合舰队不可能永远呆在地中海不动。如果我们不想让联合舰队进入大西洋,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派有生力量上去堵缺口,堵到别人厌烦了或熬不住为止……”   “这真是……真是……”罗斯福连说两个“真是”,实在是觉得无言以对,转而又问道,“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能对我直说?”   “因为他知道这些话我一定会和您汇报……”李海苦笑道,“他是海军的boss,不能有不受他控制的事存在。”   “所以他和我耍了一点小心眼。”罗斯福嘟囔着嘴,“估计是对我大力支援英国人心里不痛快。”   虽然金上将有点不太厚道,但李海不想在这种小事上落井下石,那没有意义,他只和稀泥道:“所以他顶多是个军事家,您才是政治领袖。”   罗斯福郁闷的心情好转了很多:“英国人管我们要护航航母,依你之见是给呢还是不给呢?”   “5艘既然答应了就应当交付,但您不能心存幻想,英国人绝不会用这批护航航母去支援直布罗陀。别看丘吉尔这死胖子现在信誓旦旦,吹牛说固若金汤、万无一失,真到了紧急关头他们会拉下脸直接向我们开口——您那时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这样不地道的事过去几年他们可没少做。”   “这……”现在轮到罗斯福犯难了,他自我解嘲道,“是不是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个冤大头总统?”   “这不一样,您看的是全局,金上将要对海军负责——从没哪个海军统帅是靠大量牺牲属下成名的,从感情和职位要求来看,金上将宁可冒东海岸遭到袭击的风险也不能贸然将海军的有生力量送给敌人杀伤,毕竟前面是可能,后面却是现实伤亡。”   “可如果东海岸真的遇袭,我当然会被民众抨击,但他的责任一定跑不了。”   “这句话听上去很熟悉——像极了英国一贯以来用来打动我们的理由,过去这几年我可听了不少:比如欧洲大陆被德国控制会对美国不利,比如英国被德国战胜会对我们构成现实威胁。”李海辛辣地讽刺道,“英国现在就是一座着火的房子,大喊大叫希望我们去帮他救火——不然火会连带把我们的房子也烧掉,可是老天,我们的房子和他的房子隔着一条河呢。”   这句话是李海对当初罗斯福在国会通过《租借方案》时发表讲话内容的引申——当初罗斯福说邻居家着火的时候应该借给他们消防水管而不是因价格问题而讨价还价。李海现在这么说当然不是为了讽刺自己的后台老板,而是试图告诉罗斯福:借消防水管甚至送消防水管都没问题,如果要冒着生命危险冲进火场去救人,这事情性质就不一样了。   “这是一种很危险的观点——尽管说的很对也很有市场。”罗斯福叹了口气,“我很理解军人,真的,我为他们这段时间以来的牺牲感到抱歉,但我不会后悔——消防警察能因为火场有危险而不进去救人么?那是他的职责所在!美国是这个地球正义与自由的守护者,保卫自由世界是我们的天赋使命,这种使命需要全体美国人全力以赴。如果,国家需要他付出生命,他就应当含笑牺牲。”   如果霍夫曼听到罗斯福这段话,一定要和他抱头痛哭:知音啊!在这场战争中每个人为国家全力以赴,奉献自己的全部,哪怕牺牲也在所不惜——这不是国家社会主义的精髓又是什么呢?   李海听懂了罗斯福的潜台词,他沉默了一分钟,然后悄悄把话题转移到其他方面:“所以金上将也不愿汇报这样的处理方案,尤其是容易陷入两难的方案。他一定是在等待联合舰队返回远东,尽管我们谁也不知道日本人什么时候回去。说来说去,问题关键出在当初北非登陆战没有坚持下去,倘若我们目前在摩洛哥、阿尔及利亚有一块地盘,保卫直布罗陀根本就不是件事。说到底,当初应该不管不顾强行登陆北非的,大不了多死点人,当初为了少死人,现在被迫付出更大代价。”   罗斯福欣慰地看了李海一眼:这个心腹仅用了不到一分钟就把立场与观点调整到与自己高度一致,真是个聪明人,自己一直很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