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3526章 哪能天天被狗咬

第3526章 哪能天天被狗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女负责人和路卡斯佣兵团被带到降龙皇室的天牢,受之鞭罚。
  
    鲜血飞溅,皮开肉绽。
  
    结束后,被关押在天牢里的佣兵们小声叨叨——“花兵长竟然成为了通天王,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如若我们还跟着花兵长的话,那我们岂不是能跟着一个拥有降龙三十座城池的王?
  
    那可比在降龙工会好。”
  
    “这个时代,到底不待见佣兵,像我们这样的佣兵,都是一群亡命之徒,讨个媳妇都难。”
  
    “还以为能在国王的生辰宴表现一番,青云直上,没想到屁股还没坐热乎,就被关在了天牢,还不如没有这份荣耀。”
  
    “……”那些声音很小,受伤的佣兵满是抱怨,靠着墙壁而坐着的女负责人闻言,咬牙切齿,不由攥紧了双拳。
  
    花无泪何德何能,怎么能遇到贵人呢!当时若非花无泪在降龙佣兵工会,她就会跟随夜公子一同去无极之地执行任务,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也就轮不到花无泪了。
  
    那可是通天王啊!坐拥三十座城池啊!什么概念?
  
    须知,降龙领域的疆土,除了一些险地以外,几乎都是按照城池划分的,每一座城池,都是其他高等位面普通城池的几倍大,而且降龙领域是出了名的资源丰富。
  
    路卡斯女负责人甚是发愁,仿佛错失了一个资源矿,一想到自己与通天王的位置失之交臂就痛苦万分,转而便将怒和恨转移到了花无泪的身上。
  
    这一切的错误都源自于花无泪!从见面开始,在她的记忆里,不论什么事,花无泪都要与她抢。
  
    她在花无泪身旁黯然失色,永远都不会发光。
  
    只要花无泪还活在世上一日,她就不会有出头之日。
  
    女负责人垂下头,眼神阴沉,如毒蛇般阴郁。
  
    她还会东山再起的。
  
    她一定要花无泪匍匐在她的足边,亲吻她的鞋靴。
  
    ……宫门。
  
    “通天王,夜公子,诸位贵客,请——”破甲军主恭恭敬敬地道。
  
    轻歌淡淡‘嗯’了一声,旋即移步内宫,破甲军主追上轻歌的步伐,与其并肩走:“夜公子今夜可是有事,国王和太子等你很久了。
  
    今夜,国王会当着群臣的面展示赤龙果。”
  
    轻歌斜睨了眼破甲军主:“破甲军主好歹也是五大三粗的老爷们,话可真是多,怎么跟娘们一样磨磨唧唧的?”
  
    破甲军主:“……”都说这夜公子喜怒无常,阴晴不定,如今看来还真是如此,甚至比传闻还要夸张数倍。
  
    破甲军主被轻歌说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以拳抵唇,轻咳数声,干笑着朝前走。
  
    轻歌打了个哈欠。
  
    “又困了?”
  
    夜倾城温柔地问。
  
    轻歌慵懒地点点头,无奈地道:“本公子身贵体娇,没办法……”两侧的破甲军队士兵们险些憋不住笑了,这夜公子的脸皮可比那三十座城池的墙要厚的多。
  
    “诶,诛妖楼主。”
  
    破甲军主行走在前方,一眼便看见路过的诛妖楼主。
  
    诛妖楼主带着部下,瞧见了破甲军主正要开口寒暄,却是瞥见了后侧大摇大摆吊儿郎当的轻歌,却见诛妖楼主才抬起的脚掌硬生生被他压了回去,转身就走,脚底抹油似得,溜得比兔子还快。
  
    瞧那样子,活像是儿子见了爹,羊遇着狼!破甲军主愣住……轻歌皱起眉头:“方才是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速度太快,她都没捕捉到。
  
    破甲军主恐惧地看了眼轻歌,谨慎地出声:“国王在风华大殿,公子请随我来。”
  
    轻歌翻了翻白眼,摇着扇子朝一侧走去:“本公子还要随你去,你是个什么东西?
  
    也配命令本公子?”
  
    破甲军主额头冷汗犹如瀑布疯狂地流下,他这一生见过许许多多难缠的人,而这夜无痕当属第一。
  
    软硬不吃,毫不讲理,幽族的基业很有可能败在这样的败家子手里。
  
    远方闭关修炼的幽族妖殿冷不丁打了个喷嚏,也不知为何,这温暖炙热的山洞忽然之间冷风嗖嗖背脊发寒。
  
    破甲军主内心骂骂咧咧,表面上却是跟孙子一样乖巧懂事,生怕得罪了这位来自幽族的大佬。
  
    柳烟儿几人瞅着破甲军主憋屈的样子险些笑出了声,在扮虎吃猪这方面,可没人能够强过她们家女帝呢。
  
    风华大殿,远远地便传来了国王的笑声,破甲军主与守在大殿前的侍卫低声说过后,侍卫便去禀报给国王。
  
    皇甫齐带着太子妃亲自来迎接轻歌一行人。
  
    “夜公子,你可算来了,我都等你好久了。”
  
    皇甫齐一瞧见轻歌,就殷勤地迎过去。
  
    轻歌挑着眉淡漠地看她,在皇甫齐靠近的时候,合拢的扇子抵在皇甫齐的眉心,控制着俩人之间的距离:“离本公子远点,别脏了本公子的衣裳。”
  
    皇甫齐身为一国太子被轻歌当众羞辱倒也不恼,反而倍感荣幸,脸上堆满了笑:“夜公子,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时间都过去了一大半。”
  
    “睡过头了,怎么,你有意见?”
  
    轻歌懒懒地看着皇甫齐。
  
    风华大殿周围的士兵侍卫们面面相觑,震撼不已。
  
    这可是国王的生辰宴!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倍感认真,她倒是好,睡过头了?
  
    “多睡点好,说明先皇旧府的床榻不错,夜公子才能睡得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