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2592章 听一个故事

第2592章 听一个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592章
  
      十九炼狱……
  
      原来如此。
  
      “四海城内的梧桐树,都是阵点,其中城主府内的梧桐树,是阵引,再用十九颗人心,激发此阵,把人间变为炼狱。”轻
  
      歌轻声喃喃。
  
      她如何也没有想到,最终,这个十九炼狱阵,这颗梧桐树,会去到她的精神世界。她
  
      只要再给一颗心脏,就能把人间变成十九炼狱阵。
  
      在各大种族、位面、空间里有个不成文的说法。
  
      所谓人间,指的是九界以下的所有位面。在
  
      轻歌陷入沉思之时,漫天的金光从四面八方而来。
  
      在金光内,似有一层一层的淡蓝轻烟。熠
  
      熠生辉的金光与淡蓝轻烟,全部沿着轻歌的眉心,进入了轻歌的精神世界内。这
  
      是……
  
      “此乃十九罗汉阵,已经归你所有。你能激发威力最强的十九罗汉阵,也就激发十九炼狱阵。你的虚无之境内还有一个佛光舍利子。”迦兰说。轻
  
      歌问:“你是来拿舍利子的?”
  
      “贫僧来此,是助女施主渡过此劫。”迦兰的声音很轻。轻
  
      歌望着迦兰,紧盯着,片刻,迦兰问:“迦兰大师,在此之前,我们见过吗?”
  
      “没有。”
  
      轻歌心生狐疑,是错觉吗,她竟觉得这迦兰似曾相识。“
  
      真正的凶手究竟是谁?”轻歌问道。究
  
      竟是谁,布下人间炼狱阵。吞
  
      噬人类的心脏。那
  
      个林山和小书童,绝非不是真正的凶手。
  
      迦兰并未回答轻歌的话,而是轻挥紫金禅杖,一道紫金光刃,光芒闪烁,汇入林山和小书童的天灵盖。
  
      登时,丝丝缕缕的黑雾之气,从他们的七窍之中流出。
  
      是的,如同液体一般流出。
  
      轻歌虚眯起双眼,这黑雾有着很深的味道,像是梧桐树味。
  
      而且,在幻化而出的轻纱黑雾中,隐约可见梧桐树的轮廓和斑驳之影。轻
  
      歌不由陷入思考之中,显然,林山二人是被某种邪恶之物给操控了。难
  
      不成,是梧桐树成精了?千
  
      年树妖?想
  
      至此,轻歌嘴角抽搐,当真是如此吗……轻
  
      歌朝四周看了看,九辞趴在她的床旁,蓝尾狐娘倒在地上,还有雄霸天等药宗弟子,全都沉睡。
  
      这并不是正常的沉睡。
  
      “东帝,贫僧与你讲个故事吧。”
  
      “洗耳恭听。”—
  
      —
  
      “在万年之前的远古时代,群雄并起,王侯称霸,那个时代,人人向往长生,都想要修炼至长生境。”
  
      “凤栖是在梧桐旁出生,故而取名凤栖。她与你一样,体内有着煞气最重的血魔花。在凤栖诞生的第两百年,血魔花快要占据凤栖的身体。随着血魔花的生长,血魔花已经拥有独立的意识形态了,这个意识形态,是从血魔花和凤栖的神魂之中衍生出来的。她的确有意识形态,更多的,却是戾气。是血魔花意识形态的戾气,更是凤栖藏在心里的阴暗一面。最后,凤栖找了一名大师,剥皮割肉,将血魔花的煞气剔除,并且将衍生出的意识形态,封印在梧桐树内。那颗梧桐,便是城主府的唯一梧桐。”
  
      轻歌越往后听,越发的震惊。原
  
      来,这才是事实的真相。可
  
      眼前的迦兰大师,究竟是何方神圣呢,竟然知道这么多?
  
      迦兰大师继而道:“你的精神世界里有凤栖的气味,所以,梧桐树自主进入到了你的精神世界。”“
  
      血魔花,如此恐怖吗……”轻歌一直有提防着血魔花,只因为血魔花是戾气太重,却不曾想,原来血魔花是可以衍生出意识形态的。
  
      “血魔花已入血肉,无法根除。它就像是城主府的那颗梧桐树,就算根除,还会生长,不死不灭。”迦兰道。“
  
      大师与我说这么多,是想告诉我什么?”轻歌反问。
  
      “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要激发阴暗一面,否则,再也得不到救赎。善与恶,正与邪,都在一念之间。我希望,就算那一天到来了,无可奈何之下,你也不会激发十九炼狱阵。”迦兰戴着斗笠,一双眼眸,正隔着斗笠复杂的看着轻歌。他
  
      依稀记得,他曾被关深海,窒息多年,是她带着他逃离那片无望的深海。“
  
      话已至此,贫僧,该走了……”
  
      迦兰站起来,拄着他的紫金禅杖,披着袈裟,离开拍卖场的宫殿。
  
      宫殿的两扇门敞开,阵阵清风徐徐而来,拂动他斗笠下露出的青丝。
  
      轻歌蓦地站起,朝着他的方向走去数步,“迦兰大师……”
  
      迦兰脚步顿住,却未回头。
  
      “你是不是被我遗忘的人?”轻歌急促的问。她
  
      怕,她与东陵鳕一样,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人。她
  
      太相信自己的直觉了,这个所谓的迦兰大师,她曾经一定见过。
  
      迦兰站在双门之间,抬头,望向殿外,“天黑了,早些歇息,不要太累了。”
  
      说完,他逐步离开,消失在轻歌的视野。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