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2500章 来日腾达,守护药宗

第2500章 来日腾达,守护药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万金鼎的破碎,叫鼎外的所有人为之震惊。以
  
      往传承万金鼎的炼药师,无不是在鼎内化为血水,便是逃出万金鼎,也是七窍破碎而亡了。还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难以想象,先祖爷留下来的万金鼎炉,就这样破碎了。九
  
      辞的面色,本就惨白如纸,而今更是毫无血色。
  
      他呆愣的看着漫天的光芒闪烁,爬满血丝发红的双眼内聚起一片水雾,模糊掉了视线。
  
      眼前的一切,好似都已被虚化。鼻
  
      头一酸,九辞无力地跪在了地上。
  
      “骗子,什么积德行善,都是假的,什么佛祖庇护,都是假的。”九辞万分的痛苦。
  
      他低着头,双手扣着地面,眼球似要爆裂开。佛
  
      ,什么佛!他
  
      自小无父无母,都说他是孤儿,他是生来就没人要的。
  
      九界那个人,对他苛刻。他
  
      自小若没完成修炼,就会被关进漆黑冰冷的屋子里,甚至丢进火炉,丢进冰窖。他
  
      是捡来的孩子,没有父母疼爱的。
  
      自出生这些年,他感受不到任何温情,生杀予夺,我行我素,在杀戮之中绽放,沐浴鲜血而笑。
  
      他就是这样一个血腥的人,他从不信佛,若世间有佛的存在,他便是佛。
  
      曾经,他对此不屑一顾,后来,他因为一个僧人的一句话,改变了自己所有的立场,只为那一丝可笑渺茫的希望。
  
      滚烫的热泪,一滴滴地滴落在面前的象牙地上。
  
      他曾被烈焰灼身,他曾被玄冰冻骨,他曾被万兽追杀,他都不害怕,没有掉过泪。可
  
      现在,他乞求,他动摇,会不会是他过往罪孽太深,把报应落在了妹妹的身上。
  
      若是如此,往后余生,他将积德行善,再也不杀戮。
  
      可是,有什么用呢。
  
      万金鼎破碎了,万金鼎内的夜轻歌,又怎会生还。
  
      九辞仰头,痛苦的闭上眼。此
  
      刻,一道轻盈的身影,缓缓落地。她
  
      站在九辞面前,拥抱着九辞,“哥哥,你哭什么?”九
  
      辞只觉得是幻听,睁开眼睛看见轻歌,只觉得自己魔障都出现幻觉了。
  
      九辞狠狠捏了一把轻歌大腿上的肉,见轻歌面无表情毫无变化波澜,九辞毫无形象的哭了起来。就
  
      说是幻觉了吧。妹
  
      妹都没有知觉,肯定是假的。
  
      九辞哭到抽泣,轻歌额上一滴冷汗,心中暖流淌过,无奈地望着九辞,玉手伸出,狠狠捏了把九辞的耳朵。九
  
      辞疼到嗷嗷大叫,猛地站起来,抬起手揉着自己发红的耳朵。“
  
      我没死。”轻歌无奈。
  
      早知如此,九辞捏她的时候,就叫几声了。谁
  
      知道她哥哥这么蠢。
  
      也是,若非如此的蠢,就不会现在才出现了。
  
      九辞愣住,又捏了一把自己,果真会疼。
  
      九辞开心的手舞足蹈,又小心翼翼地看着轻歌,犹如西洲祭坛的初见,谨慎忐忑,生怕活生生的妹妹会消失不见吧。
  
      九辞这类人,最是残忍,亦最是温暖。“
  
      歌儿,你怎么没死!”九辞喜出望外,几乎脱口而出。“
  
      轻歌?”大
  
      宗师激动万分地走至轻歌面前,不可置信地看着轻歌。
  
      万金鼎破碎,她怎还活着?惊
  
      吓,惊喜,惊讶。
  
      轻歌看着宗主和诸位宗师长老们,这些老人,眼底乌青特别的严重,气色非常的差,眸中爬满了血丝,可见这些日子以来,因为她的传承,让宗师、长老们不曾休息过。
  
      轻歌心生感动。对
  
      于长辈前辈,她从不狂傲自大,她虚心请教,感恩戴德。
  
      自从离开迦蓝后,她所遇前辈老人,皆为循循教导的老师们。
  
      轻歌面朝诸位药宗前辈,单膝跪地,双手拱起,虔诚的说:“弟子夜轻歌不负诸位大师所望,传承到了万金鼎,活着从万金鼎内走出来。弟子能有今日成就,仰仗依靠诸位前辈的不离不弃。今日轻歌为药宗弟子,一生皆是药宗弟子,若来日堕魔为恶,弟子定自断一臂离开药宗,不玷污先祖声名。若弟子来日飞黄腾达,定穷尽一生守护药宗。”她
  
      身怀先祖宝典,先祖万金鼎,在万金鼎流逝的时光里,隔着万年,她感受到了先祖的炼药法则。炼
  
      药师,医师,医者,仁也。她
  
      绝不会重蹈天地院的路。
  
      曾经,天地院内有良师益友,天地院内有无数拥戴她的师兄弟,因为她的关系,数万生灵,一夕之间,全部粉碎。
  
      那日之血腥还历历在目。
  
      轻歌单膝跪地,满面浩然。
  
      宗主老泪纵横,眼眶微红,他把轻歌扶起:“好孩子,胡说什么,若有朝一日你非药宗弟子,便自行离去,自断一臂不准再说,若你要走,定是药宗无福接受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